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网站栏目 > 世界华商

中国商人投资南非矿产 停产三年血本无归

时间:2012-09-15 13:59:36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
分享到:
  

       珍贵的矿产似乎触手可及——在城市的边缘,高速路的两边,随处可见像山丘一样连绵着的黄金矿渣,引发观者对于财富的无尽想象。

      但是,当地导游的一席话却浇熄了这种热望,据其介绍,此种黄金矿渣1吨只能提炼出4克黄金,“买下来断然要赔死。”

       中国投资者在南非的矿业投资就经常遭遇此种“美丽的陷阱”:看得见的南非,确如报告里所说,是“全球不包括能源在内的矿产资源价值最富有的国家”,但投资其中的风险却难以预计,一旦盲目染指,则麻烦缠身。

折戟“淘金”梦

自那次惨痛的经历之后,矿业就从李新铸的投资字典中消失了。

身为南非中华福建同乡总会的会长,李新铸在南非经营一家日销量几万件的鞋厂,几家效益相当的中国商城,还有政府的保障房项目,对南非的投资环境和市场特点如数家珍,在所有的投资中,唯有矿产让其血本无归——7年的时间,李新铸投资的矿业只进不出,至今颗粒无收。

2005年,李新铸投入2000万元与他人合股投资开采钻石矿,原矿主以采矿权入主管理层,作为公司的CEO。蜜月期不长就罅隙渐生。根据李新铸的描述,以当时约定的条件,后者若经营管理不善,就要引咎辞职,但是在之后他们对CEO管理和经营提出质疑而要求其履行承诺之时,后者却拒绝执行。由此,双方至今僵持不下。“已经停产3年,损失千万。”

“南非的矿业进入不难,没有太大的行政阻力。”多位接受采访的南非华商表示。

作为世界上五大矿产区之一的南非,是世界上黄金、钻石、铂金属、锰、钒、铬、锆、钛等金属的主要生产大国,同时也是碳钢、不锈钢以及铝材的加工国;尤其是铂矿的地位更是无可匹敌,一直占到世界总产量的80%左右。

与此同时,不同于刚果等矿产国有,南非丰富的矿藏资源一般都为私有,大型矿藏如同南非大多数投资领域一样,基本被英美财团控制,2011年在南非有百年历史的钻石帝国戴比尔斯家族企业也被英美资源集团收入麾下;而小矿更是散落在南非当地人的手中。

产权的混乱格局也导致投资陷阱无处不在。矿藏量和合约造假是最常见的欺骗手法,“不能依赖卖家信息,宁可前期多投入一些,也要谨慎勘探和调查。”李新铸说。

“心急”的买家屡见不鲜,据南非华商介绍,很多国内的投资者财大气粗,而且存在语言障碍,因此在合约审核的时候往往走马观花,而误入了卖家的圈套。比如矿业的开采权只有一年,而篡改为10年,资本刚刚投入就已经到期;还有的矿主一矿多卖,产权不清,将企业拖入旷日持久的诉讼中;“货不对板”的问题也常有发生,买矿之前在矿山上看到的,在买矿之后却无影无踪。

不止小企业中招,大矿业入股也在劫难逃,当地知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2010年收购南非矿业公司PMG、中国最大的锰矿供应商广西大猛锰业有限公司的11名中方人员由于“非法打工”而被当局带走,而举报人正是PMG的CEO——被收购方的倒戈,不仅在中国投资者个人,还是在公司身上都一再重演。

算一笔成本账

这几年,南非的采矿业开放程度更胜从前,中国企业的进入热情也日渐升温,目前已有包括中钢、五矿等多家中国企业在南非进行资源布局。而去年底,金川集团以91亿兰特(约13亿美元)击败巴西淡水河谷成功收购南非Metorex集团公司,成为当年中国在非洲的最大投资,也是2011年非洲铜行业最大的并购交易。

不过南非驻华大使倪清阁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提醒到南非投资矿业的中国企业家,要与相关政府部门取得联系,并做好投资前的可行性分析报告。否则,“他们会输掉所有的钱财”。

协助金川集团实施上述并购的南非标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及金属与矿业总监方启学就指出:“中国企业到南非投资应本着长远发展的战略,在投资经营决策时对未来各项开支,尤其是环境保护、基础建设和员工投入等方面给予充分考虑。”比如不发达的基础设施构成了许多投资者的进入屏障,复星集团就曾经表示有意愿投资南非矿业,但是对运输成本和社会环境却多有顾虑。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这里矿很好,但是运输费太贵,拉到德班港口,海运费陆运费就把利润吃掉了。”涉足矿产投资的飞力通科技主席吴少康表示。

除此之外,还包括高昂的设备成本,据吴少康介绍,由于当地特殊的开采条件,工程机械的本土化问题尤为重要,许多中国的产品并不能适用,也导致一些来南非参展销售的国内工程机械公司徒劳而归;而相比于国产机械,外资企业的产品价格则是前者的两倍;一些有资金实力和研究实力的国有企业甚至结合当地市场研究多套开采设备,而这些却是实力较弱的投资者所负担不起的。

不过相比政策、法律等大环境来看,上述困难还只是冰山一角。

加拿大Fraser研究所每年发布的全球矿业公司调查结果也显示投资者对南非的投资环境并不乐观,在代表政治稳定性、政策解释、法规实施、环境、环境控制、税收、安全和劳工等各项指标的“政策潜力指数”方面,南非的成绩并不理想,2006/2007年度调查中排名55位(65个国家和地区);而在2010/2011年度报告中尽管有所上升,但是仍然落后于纳米比亚、赞比亚、马里等非洲国家。

未来可能的政策变化或给南非矿业投资带来更多的悬念。就矿业是否国有化的问题南非政坛曾出现多次反复,此前国有化的呼声一度甚嚣尘上,但近期包括南非总统祖玛在内的南非执政党一再申明“明确主张拒绝将矿业收归国有”。

不过最近接连发生的罢工事件则给南非执政党所表现出来的坚决态度打上了一个问号,近日南非马里卡纳矿区Marikana铂矿示威活动造成多人死伤冲突之后,同一地区的另一座铂金矿的矿工22日也罢工要求加薪,随之而来的“矿业国有化”问题再度成为争论焦点。

“把握当地投资经营环境的变化趋势,紧跟矿业资源行业相关法律法规的最新发展,也是投资南非矿业必须注意的。”方启学说,“与拥有强大政府关系的利益相关者合作,欢迎政府直接参与以及聘请在当地有强大分支机构的专业咨询机构都有助于有效地降低政策风险。”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