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网站栏目 > 女性世界

读《冬妹》有感

时间:2015-10-20 05:28:17  来源:传媒联合网  作者:
分享到:
  

读《冬妹》有感


差不多2个月前,朋友推荐《冬妹》让我看。而我已经很多年都不曾看过一本小说了,因为觉得有更重要的书要读。实际上,我希望自己所有的空余时间都用来反复读那几本几年来一直在看的书。但出于对推荐人的尊敬和信任,我决定至少从头到尾好好看一遍《冬妹》。

这是一部近400页的长篇小说,写的是一个苦命女孩“冬妹”跌宕起伏的传奇经历,以及她周遭的一切,同时折射出这几十年的社会变迁。读来五味杂陈,百感交集。很庆幸我没有和这本好书失之交臂。

这几天零碎的时间里都是和“冬妹”在一起,在经历了最初的沉重和压抑后,我给自己打了足够的预防针,我告诉我自己,虽然该书作者王思茗也说过“小说就是生活,生活就是小说”,但至少书上写的全都是过去发生的事情,是过去式,所以不要太伤心,不要太难过,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但无论我怎样让自己理性,还是好多次看得止不住流泪,小小的“冬妹”们实在是经历了太多的苦难,让人心酸不已。好多次,我都无法继续看下去,只得停下来,面巾用得眼前一堆。好不容易继续看,不一会,又不得不停下。

等到终于看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但随之,又有好多想法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冬妹的苦难是民族苦难的缩影

从人的层面说,冬妹的苦难主要是源于:

“文化大革命”的荒诞和疯狂把人变成鬼,使人性尽失,亲情不再。亲舅的迫害,使她和亲爹亲娘失散。

后来:

养母雪花的虐待迫使她小小年纪离开山凹村;

养母美芳的逼婚及她儿子的强暴使她又一次流浪;

找到生父后,又因后妈的陷害再一次流浪;

找到生母后,又因后父的强暴再次离家;

因为没有身份证和介绍信不能住旅馆、不能找工作而流落街头;

走投无路时在谢振轩的调教下干起了(不卖身的)色情的勾当;

幸好及时良心发现,与谢振轩分道扬镳;

走投无路甚至希望去监狱,后经历“(收容)遣送站”的磨难;

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不能找正当的工作,不得已又做起(不卖身的)陪酒女郎;

……

回顾《冬妹》的上半部的主要情节,我们就能很清楚地看到,她的不幸主要是那个时代的大环境和恶法造成的,其中有几个最重要的关键点是:

Ø 文革

Ø 身份证

Ø 收容遣送

Ø 强暴

当我几次看到小小的冬妹说“帮我找份工作,我不要工资,管吃管住就行”这样低的要求都无法满足时,当我看到冬妹在“(收容)遣送站”遭到的非人对待时,心中无比愤懑:这是怎样的一个世道啊?!真的要把人逼上绝路吗?当应当被“救助”的人们被当作罪犯对待时,这是怎样的一种罪恶啊!不由地又想起了在广州惨死的孙志刚——那个客观上以生命为代价推动中国法治进程,值得纪念的人。

2003317日晚,在广州打工的湖北籍大学生孙志刚因缺暂住证,被警察送至广州市“三无”人员(无合法证件、无固定住所、无稳定收入)收容遣送中转站收容,320日被收容所员工殴打身亡。这起发生在收容所中的案件,在当时引发了中国社会对收容遣送制度的大讨论。

一个公民,就因为没有暂住证,被收容,被遣送,被毒打,被剥夺生命,而后真相被曝光,凶手被审判,恶法被废止。这就是孙志刚收容案。

2003年以前,救助管理机构在中国被称为收容遣送站,由民政部门和公安机关共同管理,为了救助流浪汉和乞讨者,帮助所谓城市无业游民返回家乡。但是,在实行过程中,部分收容所员工不但不救助弱者,反而对被收容者进行敲诈勒索甚至辱骂殴打。冬妹的经历就是这种情况的真实写照。

  孙志刚离世3个月后,2003620日,《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公布,40天后,饱受争议(收容遣送站的设立没有宪法和法律依据)却实施20年之久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被废止。至此,以“自愿求助,无偿救助”为原则的救助管理制度取代了强制性的收容遣送制度。救助管理站也改为直属民政部门,公安机关不再参与管理。

孙志刚墓志铭中写道:

  逝者已逝,众恶徒已正法,然天下居庙堂者与处江湖者,当以此为鉴,牢记生命之重,人权之重,民生之重,法治之重,无使天下善良百姓,徒为鱼肉;

人之死,有轻于鸿毛者,亦有重于泰山者,志刚君生前亦有大志,不想竟以生命之代价,换取恶法之终结,其死虽难言为舍生取义,然于国于民于法,均可比重于泰山。

 在任何特定的环境中,人们还有一种最后的自由就是选择自己的态度。

冬妹受尽了种种常人无法想象无法承受的磨难,但她最终还是走过来了,不仅如此,她的真诚、善良、纯真始终都不曾泯灭。她为什么能做到?

大家可能也知道这样一个故事——二战中,集中营幸存者“弗兰克尔”的奇迹。

二战的集中营,囚犯每天面对着恶劣的生存环境,他们一天只睡34小时,吃得最差,最少,最没有营养,风餐露宿,冬天没有衣服穿,白天还要干最重的体力活,还要面对着纳粹份子的严刑拷打,以及疾病的威胁,多少人在绝望中死去,每到节日,象圣延节,死亡的人就特别多,人们每天等待着解放的消息,但是等来的都是失望,支撑不住的,就患上疾病,死去了,要知道,身体的健康跟精神状态是有很大关系的。

绝望的人,他们身心萎靡,不愿劳动,不愿吃饭,什么都不想做,每天早晨躺在自己的排泄物上不起来,任凭别人如何叫喊,甚至拳打脚踢,就是一动不动,连饭也不吃,最后,带着绝望死去。

但就是在这种地狱般的,生存希望渺茫的环境里,有的人却能去主动关爱他人,甚至省下自己那份本来少的可怜的食物去分给他人,我们不得不敬佩他们的心灵力量。

弗兰克尔便是其中之一,他不但活着等到了解放的那一天,而且身体,包括心理都非常健康。

解放后,很多活下来的人的心理都已经不太正常了,他们隔绝社会,甚至仇恨社会,一旦遭遇不公正待遇,就大打出手,嘴里还说:难道我们在集中营里所受的苦还不够么?

但弗兰克尔却不是这样,他心理健康,回到大学里继续任教,并创立了意义疗法。

弗兰克尔健康,完整的活下来的支柱是什么呢?

答案是:“爱”。

弗兰克尔的妻子同时被抓进集中营并被分隔开,无法见面,甚至不知死活,这种痛苦是人都无法承受。弗兰克尔对她非常想念,这种想念慢慢变成了他的心理支柱,他相信有朝一日可以和妻子见面,并过上以前的幸福生活,为了排解这种分离之痛,他发明了一种方法,叫做“精神聊天”。

他每天傍晚都要找时间面对夕阳而坐,在精神上与妻子对话,他每天都可以在精神上和妻子开心的聊天,所以他仍然相信妻子还活着,有时看守看到他闲坐,便过来殴打他,弗兰克尔任凭他们如何虐待,仍然一动不动,在心里坚持着与妻子的心灵对话,这种与妻子见面的渴望支撑他活了下来。

当然,对全人类的爱,也是弗兰克尔活下来的动力,来到集中营里,他并没有闲下来,而是开始研究集中营中人类的状态,因为他本身就是个心理学教授,他经常幻想自己解放后,站在学校的讲台上,对着学生们演讲一门叫做“集中营心理学”的学问,其他人都在集中营严酷的环境下艰难生活,都在等待着解放,根本无心顾及其它事物,而弗兰克尔却因为努力研究了集中营人类的生存状况,而最终开创了:意义疗法的新门类。

这是何等的气魄和心灵的力量,正是以一名心理学教授的职业精神,正是以一种对全人类幸福的责任感,以及对全人类的热爱,使他能够在逆境中振作,并成功发展了自己。

很遗憾,解放后,弗兰克尔最终没能和妻子见面。

弗兰克尔对妻子的爱,还有每天与妻子的“精神聊天”,以及对全人类的爱,是支撑他活下来的真正原因。

他的奇迹在于,他不仅身体十分健康,而且心理也十分健康,更重要的是成功创立了心理学的新学派,即“意义疗法”。

维克托•弗兰克尔说过;“在任何特定的环境中,人们还有一种最后的自由就是选择自己的态度。”。也就是说,有些时候,我们不能改变环境,但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心态。

冬妹也是,当她几次想轻生的时候都会想到养父在等她,“不能死,我不能死,我还有养父,他一直在等我”。正是这种对养父的爱与责任感,让她活了下来。

 饶恕他人就是放过自己

一路走来,冬妹也遇到过好人如钱大明、孙晓磊、楼宝强、尚超尘等,但也承受过太多人的欺侮、残害和抛弃,但善良的她总是记着别人的好,从心底里宽恕害她的人。当我看到冬妹“荣归故里”一章,冬妹对曾经在她很小的时候恶毒虐待她的雪花妈妈说:“谢谢您给了我苦难的童年,让我学会了坚强。有时候我想,假如没有您的棍棒,也许我这辈子都走不出山凹村,真的好感谢您!”时,我不禁泪流满面,感到了冬妹宽恕后的“释放”,真的是一种升华。

最后,冬妹在雪花曾经的宝贝儿子都不让她进门,更别提养她的时候,毅然顺从养父,让养父母复合,承担起了赡养他们的义务。冬妹还“以德报怨”地对待了几乎所有曾经伤害过她的人。

因为这份饶恕(释放),她才会有后来的舒心和坦荡,这是注定的。

 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看到尾声,知道冬妹的结局是很好的,虽然谈不上大富大贵,但衣食无忧,家庭和睦,女儿孝顺,自己心情舒坦,安宁详和,可以沉迷于书海,忘我地遨游在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里。她尤其喜欢《道德经》、《庄子》、《菜要谭》等哲学和修身养性类书籍。

虽然,冬妹和作者一样,现时并未找到真正的宇宙大法,但至少已经受到启迪,悟到了先贤的一些智慧。

其实冬妹和她最亲爱的伙伴雅静分手,看起来直接的原因像是在对待陆建成的问题上的分岐,冬妹不想害陆建成,而雅静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但根本的原因其实是她们俩人价值观的巨大差异。

冬妹看似比雅静木讷、愚钝,但实际上,从修炼的角度说,冬妹属于根基比较好,悟性比较高的,因此更有定力。在道德一日千里往下滑、物欲横流的今日,冬妹不至于也像雅静那样随波逐流、私欲不断膨胀,以至入魔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价值观的不同导致她们二人结局的天差地别。其实说白了,物欲越强,幸福度越差,这是一定的。

这应该也是作者想让读者明白的一个道理。正如余青岩先生的书评中曾引用的《道德经》第四十四章中的一句话:“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