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网站栏目 > 旅游图片
  北京黑作坊用恶臭液体浸泡香干
 
   
 
  图片资料
图片名称: 北京黑作坊用恶臭液体浸泡香干
编辑: admin
创建日期: 2012-01-10 09:31:56
简介: 2011年1月7日,北京昌平小辛庄村香干作坊里,记者取样不明液体。当日下午,北京昌平区食品办联合工商、公安、质监、城管等多个部门组成联合执法队,到东小口镇小辛庄村正在生产熏干和香干的两个大院突击执法。经查,两家加工点没有相关手续,系黑作坊。查处香干大院时,多名身份不明的男子当着执法人员的面,打砸制作工具,试图毁灭证据。
昌平区小辛庄村香干黑作坊工人在执法者面前打砸制作工具;与执法者对峙
黑夜里,一座村落的两个农家院蹿出火光,充斥着一阵夹杂臭味的豆浆味。两辆满载熏干和香干的面包车开出院子一路疾驰,两千余斤劣质产品被送往农贸市场,畅通无阻抵达百姓餐桌。
“一盘芹菜炒熏干或者韭菜炒香干,最多使用二两豆干,这些豆干能做多少盘菜?”近日,有市民反映,昌平区东小口镇小辛庄村,每天都有大量豆干运出。
本报记者连日调查发现,两家豆干生产者都无证照,生产环境肮脏,系“黑作坊”。其生产的熏干,乃是在露天院中挖坑作熏炉,用不洁锯末熏制而成。另一个院子生产的香干,则由散发着恶臭的不明液体着色冒充。
面对联合执法队突击检查,香干生产作坊内,多名工人当场砸毁生产工具,试图毁灭证据,还有不明身份的男子,和执法人员对峙。

本报讯 前日下午3时许,昌平区食品办联合工商、公安、质监、城管等多个部门组成联合执法队,东小口镇小辛庄村正在生产熏干和香干的两个大院突击执法。经查,两家加工点没有相关手续,系黑作坊。查处香干大院时,多名身份不明的男子当着执法人员的面,打砸制作工具,试图毁灭证据。

黑作坊查获1200斤香干

两家黑作坊位于小辛庄村,由昌平区东小口镇管辖,但一墙之隔就是平西府村,由北七家镇管辖,“该区域处于城乡接合部,又处于两镇连接处,流动人口很多,黑作坊也很多。”

前日下午,十余名执法人员来到生产熏干的大院,四五个铁箅子前,两名男子正在烤制熏干。隔壁院的香干加工点,场景更为壮观,80余箱已制作好的黄色香干露天摆放,周围下水沟里污水流淌。每箱香干15斤左右,已生产出的香干达1200斤左右。缭绕的雾气里,七八名工人正在制作香干,加工间一股恶臭。

经联合执法队认定,这两家生产熏干和香干的加工点没有相关手续,属于黑作坊。

疑似着色剂浸泡香干

香干加工间内的工人们称,他们生产的香干是用“酱油”制成,执法队员多次询问“酱油在哪”,几名工人支支吾吾,始终无法说明“酱油”的存放地。

加工间角落,一个铁皮方桶散发着恶臭,记者揭开桶盖,一整箱香干正在桶内蒸煮。方桶旁摆着几只黑色塑料桶,装满液体,可闻刺鼻气味。黑塑料桶内液体颜色为黑褐色,记者取样黑色液体时,液体落在手上,呈现褐色,用水反复清洗,褐色并未消退。

据执法人员推测,黑色塑料桶内的液体,是用来给香干染色的,“液体成分还需鉴定,可能是普通的食品添加剂,也可能是非法添加物。”

生产间工人说,桶内液体为焦糖,用红糖熬制加水稀释。但对液体为何存在刺鼻气味,他们解释不清。

两作坊负责人尚未露面

昌平区食品办工作人员称,黑作坊生产出的熏干、香干将全部抄没,“相关部门会检测浸泡香干的不明液体究竟是何物。”

昌平区质监部门的工作人员介绍,此前,他们曾多次打击该区域的黑作坊,但黑作坊总是被查后不久,又秘密重操旧业。

昨日,昌平区食品办相关负责人表示,截至昨日下午,两家黑窝点的相关负责人都未出现,尚未接受调查。

该负责人表示,因为黑窝点存在的区域有大量的其他非法加工点存在,他们接下来将联合相关政府部门,对该区域清理整顿,规范市场。

不明身份男子恐吓执法者

执法队查抄香干黑作坊时,现场出现多名不明身份男子。

执法队清点院内面包车上已装载的香干时,一名男子上前干扰,“我是过路的看热闹的,咋了,你想打我?”男子说着,并伸手扯拽记者衣服,民警喝止,男子并未罢手,而是当着执法人员面大喊“把人逼急了,人家能饶得了你?”

执法队在院子里清点香干数量时,几名黑作坊工人冲入操作间,迅速将屋内盛放黑色液体的黑塑料桶打翻,乒里乓啷砸碎制作工具。一名工人在执法人员的喝止下,仍将装着黑色液体的塑料桶推倒在地,黑液流淌一地。

同时,几名工人将院子里摆放的数十箱香干移到屋内藏匿,躲在屋内拒绝开门。其余工人则在一男子的带领下离开黑作坊。

执法期间,一名聋哑的工人多次阻止执法人员靠近部分房间,朝执法人员发出尖叫,挥手作势打人。

在几名不明身份男子干扰下,现场一度失控,执法队员被迫撤到制作香干的黑作坊外,聋哑工人则迅速将院子大门关上。为防意外事件发生,记者拨打110报警。昌平区霍营派出所民警迅速到场支援。

黑作坊疑使用智障工人

被查的熏干制作点的一名工人说,做香干的院子里阻碍执法的聋哑人是个智障。“在这两个院子制作豆干的都是湖北云梦人,做香干的那家,雇用了两个智障做工,聋哑人是其中一个。”该工人说。

一个多月前,通州区台湖镇徐庄村两家黑豆腐作坊被曝使用、虐待智障劳工,并疑有智障工因受虐而死亡。

香干作坊一名工人向霍营派出所民警承认,作坊内确实有4名残疾、智障人,“这几个人脑子都有问题。”

该工人对民警说,作坊的老板系本地村民,“这些智障工人都是老板从湖北云梦雇来的。”民警随即拨打作坊主电话,无人接听,小辛庄村村委会人员称,无法联系上作坊主。

当日下午,霍营派出所一位徐姓民警表示,黑作坊违规生产的事将交由工商、质监处理,使用智障劳工一事,警方将介入调查。

昨日,昌平警方的调查结果却与执法现场工人的说法有出入,霍营派出所一名民警表示,经调查,警方并未发现黑作坊使用智障工人。“只有一名聋哑人,是黑作坊老板的亲戚。他们都是一家人。”

每天两千余斤劣质豆干进市场

两家黑作坊分别日产香干、熏干千余斤,部分销往小营和回龙观等3个农贸市场

去年年底,有市民举报称,昌平区东小口镇小辛庄村整天弥漫着木料燃烧的味道,有人发现,一个大院在做熏干,和前文抗拒执法者香干作坊相比,熏干作坊每天生产的千余斤不卫生产品,全部流入多个农贸市场。

作坊冒臭味 熏出香豆干

冒浓烟的院子所在的巷子是条死胡同,巷尾倒数第二家是制作熏干的;巷尾还有个院子,是制作香干的。

半小时后,熏干制作大院门敞开,一辆牌照为京PA98**的面包车,从院门口探出半个车身,记者进院。

院内摆放着七八个1米宽、1.5米长的铁箅子,四五个箅子上摆放着已烤成焦黄的豆干(熏干),其余箅子上码着还冒热气的白豆腐。

院子深处,两个约20厘米高的红砖台引人注目,台子的横截面和铁箅子类似,每个砖台上盖着两块木板,木板上都挖出两个洞,黑烟从洞眼儿往上蹿,砖台前有一个大号风扇,对准浓烟呼呼转动。

一名男子正蹲在铁箅子前翻捡豆干,他上前抬起砖台上的木板,立刻,一箅子烤得焦黄的豆干映入眼帘。

两名男子将砖台内的铁箅子抬到院中放下,一直守在砖台前的男子从身旁的一只桶里抓起白色粉末,撒在砖台里。砖台内是一个大坑,距离地面约30厘米,坑内全是黑色炉灰。盛放白色粉末的大桶,里面都是锯末。白色锯末撒到坑内后,坑内又开始冒烟,两名男子抬起一箅子白豆腐放入坑中,盖上木板。

“这是熏干,砖台是烤豆干的炕。”翻捡豆干的男子说,烤一炉豆干得10多分钟。记者细闻,香干有微微香味。

该院其中一间屋内,垛着数十袋锯末,加工间内,恶臭扑鼻。

豆制品企业须到工商备案

5日下午,正生产熏干的院子里,一间屋内白雾缭绕,飘出豆浆味,还伴有浓烈的泔水发酵味。

这是生产豆腐的作业间,屋内一角的大桌子摆放着已生产出的白豆腐,另一角是几口盛满豆浆的大缸,乳白色的豆浆不时从缸内外溢,地板上污水横流,难以下脚。

盛放豆浆的大缸旁搁着一个盆,盛放有半盆白色粉末,工人说,粉末是食用碱。

豆腐作业间旁一间屋内,一名中年女子正在屋内给熏干打包、装满,将塑料袋放在电子秤上过秤。

“每袋10斤,卖给市场23元一袋。”女子说着,将塑料袋随手往后一扔。她身后,摆着上百袋熏干。女子称,作坊每天生产千余斤熏干。

北京希杰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原白玉豆腐厂)生产技术部部长宋桂荣称,根据2003年北京市商委联合市工商局、市质监局等7家市局、委共同发布并于当年7月1日后实施的“北京市豆制品市场准入制度”,全市各大商场、超市、菜市场等营业场所零售的豆制品都必须有零售包装,同时,豆制品生产企业必须到北京市工商局备案,产品符合国家相关标准的方能允许生产和上市销售。

熏干送往多家农贸市场

7日凌晨1点,降雪,小辛庄村内,夜幕笼罩,一片宁静。制作熏干的院子从凌晨两点半左右开始冒浓烟,并有火光蹿出。

凌晨3点,院门打开,京PA98**驶出院子一路疾驰,约半小时后,面包车开到八达岭高速边上小营桥西的清河小营农贸市场。

面包车进入市场后,一名穿着红色大衣的年轻男子下车,两手拎着数袋熏干,将它们放在一家尚未开门的商店门口,用塑料布遮好。

面包车里堆积着上百只装着熏干的白色塑料袋。随后,司机匆匆上车,将车拐入另外一边的市场通道内。穿红衣的年轻男子没闲着,他拎着几袋熏干,往上货的三轮车上扔去。前后近1个小时,京PA98**上的上百袋熏干被分送到十多个摊位。

市场内保安介绍,这是豆制品的交易区,主要经营豆干、熏干、血豆腐等。

一名上货的东北老板说,这里很多豆制品加工都来自作坊,送货人会提前一天收到订单,第二天直接取货,随后又将这些货物分散批发给一些菜市场里的小贩。

一家摊位收了20袋熏干。该摊位老板介绍,他上货的这些熏干主要卖给来他这儿上货的下家,“每斤卖两块七八,饭店常来买,卖得很好。”

前天,经执法队员询问,烤制熏干的两名工人承认,他们制作的熏干卖往小营和回龙观等3个农贸市场。

■ 危害

黑作坊图利将豆干染色

北京希杰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原白玉豆腐厂)生产技术部部长宋桂荣介绍,北京目前生产熏干、香干的正规厂家约有三四家。

正规厂家生产的香干,一般都用酱油和五香料浸泡。熏干的生产过程中会选用松木锯末,并在确保卫生的密闭环境下熏制,“像烤鸭一样,熏制方法还是传统方法,正规厂也是用锯末熏制熏干,但在保证锯末种类前提下,锯末要经阳光暴晒或其他手段烘干,确保锯末不会霉腐,以释放有毒有害物质,影响熏干的质量。”

宋桂荣介绍,目前市场,有些黑作坊会购买染色剂染色,成本较低。很多黑作坊都会用熏香剂等添加剂熏制豆制品。

“像熏干这类豆制品,并不是只熏制完毕就可上市,熏制好的熏干还须经过巴氏杀菌、真空包装等环节才可流入市场。”宋桂荣说。

■ 鉴别方法

熏干

高质量的熏干有松木香味,规格统一;非正规厂家生产的熏干往往有烤煳味道,熏制颜色不均匀,无松香味,规格大小不一。

香干

高品质的香干是用酱油和五香料浸泡而成,色泽较深,一般呈棕红色,有五香味、酱香味,质地光滑;非正规厂家生产的香干有焦煳味,发黄。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图片推荐
最后更新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