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记者调查 > 记者调查

浙江一笔30万高利贷为何将两家农民推进倾家荡产深渊

时间:2015-09-23 19:51:00  来源: 中国消费者权益网  作者:
分享到:
  
实名控诉发帖:赵锡辉 赵林     电话电话:15058767597   13454928289
(实名发帖人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地下钱庄的虚假诉讼最终被胜诉  呼吁浙江高院救农民与水火
浙江一笔30万高利贷为何将两家农民推进倾家荡产深渊
 
    2007年,作为民工的我们被老板吕国铭要求在他的30万高利贷上签字作为担保人,之后,吕国铭在高利贷老板陶灵敏兄弟的追杀下形成了不同的高利贷版本,逃出了浙江无影无踪。
    作为30万元担保人的我们被陶灵敏采取虚假诉讼的手段告到了浙江义乌市法院。
    义乌市法院一审不支持陶灵敏的虚假诉讼,二审法院却站在陶灵敏的立场认定要我们承担190万、130万元的高利贷,并且开始执行了我们的房产。
    一场30万元的担保导致了两家农民的房产被拍卖,而检察院却要求我们通过民间手段抓回吕国铭才能对此案进行抗诉,我们两家在水深火热中挣扎,呼吁浙江省高级法院和检察机关为我们主持公道,将我们从水深火热之中拯救出来。
    吕国铭的高利贷和我们的担保内幕
    2007年前,我们在吕国铭开办的石料厂打工,吕国铭和陶灵敏产生了高利贷的合作关系,向吕国铭贷款30万元,借款期限是一个月,每天利息是每万元55元。此笔高利贷到期之后,吕国铭无法归还,陶灵敏同意延期一个月,但必须将利息计入本金。
    于是,吕国铭向陶灵敏写了一张35万的借条,注明是在2007年3月31日归还,并且向陶灵敏要回之前的借条,陶灵敏说忘记带来,等到期还款时才将原来的借条归还。
    35万的高利贷到期之后,吕国铭依旧无法还款,陶灵敏带上打手来了,在哀求中同意延期一个月,双方重新结算,逼迫吕国铭写了第三张41万元的借条,注明在2007年4月30日前归还。
    当然,41万的高利贷到期了,吕国铭依旧请求延期,陶灵敏逼迫吕国铭写出第四张48万的借条,此款要在2007年5月29日前归还。到了还款的最后期限,吕国铭只是偿还了7.2万。此时,陶灵敏采取黑社会手段多次动用暴力手段,将30万的高利贷借款本金膨胀到了60万和70万,再演变成90万和100万这两笔高利贷。
    高利贷形成的借条不断推陈出新,但之前形成的借条担保书都在陶灵敏的手中拒绝归还。90万的借款时间是2007年11月7日到2008年2月6日,100万的借款约定借款时间是2007年11月11日,还款时间是2008年2月10日。
    吕国铭是我们的老板,我们在吕国铭的手下打工。吕国铭每次和陶灵敏产生高利贷合作,都通知我们去,每次都说他们之前的借款已经偿还清楚了,要产生新的借贷,过去的借条和担保书已经撕毁了,要我们在陶灵敏提供的空白担保书上签字,目的是要求我们帮助催促吕国铭及时还款。每一次在空白的担保书上签字之后,陶灵敏和吕国铭都是要我们先走。
    义乌市法院为何要驳回这陶灵敏的诉讼请求
    吕国铭名义上是高利贷的使用者,吕国铭以我们在他手下打工要求我们在其和陶灵敏产生的高利贷过程中签字担保的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不得而知,后来被陶灵敏以承担担保连带责任告到义乌市法院而吕国铭不出庭时我们才高度怀疑,我们以担保人的身份掉入了陶灵敏和吕国铭制造的诈骗的深渊中去了。
    陶灵敏和吕国铭产生所谓的高利贷合作时,陶灵敏深深知道吕国铭没有任何偿还能力,而我们是本地人,至少还有超过30万的高利贷几倍的房产。
    陶灵敏作为原告的官司在2010年4月29日30日开庭审理。
    我们认为,我们和吕国铭之间不存在任何债权债务关系。我们被陶灵敏以承担担保的连带责任告上法庭,吕国铭不出庭,这是地下钱庄串通起来制造的冤案。
    “陶灵敏明明知道吕国铭没有偿还能力,在上次借款未偿还的前提下,一而再再而三与吕国铭签订合同和写借条,而且金额一次比一次多,实属不合情理;作为所谓的担保人的赵林在2007年5月与陶灵敏通话,明确告知陶灵敏不能再借钱给吕国铭,但陶灵敏却一意孤行要产生新的高利贷关系,由此引起的责任他应该承担;陶灵敏与我们的通话内容证明了陶灵敏和吕国铭只是签订了合同和借条,没有支付过现金;陶灵敏和吕国铭串通,骗取我们的担保,每次都是采取欺骗和胁迫的手段,迫使我们在他们提供的空白担保书上签字,我们是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提供担保……”
    浙江义乌市法院评判此案提出了法院的观点。
    “陶灵敏与吕国铭虽然签订了借款合同,也出具了借条,但陶灵敏没有证据证明借条中的款项已经履行,且陶灵敏与本案中同时起诉的另案中吕国铭向陶灵敏的两笔借款,第一笔借款是60万,借期是2007年7月8日止,另一笔是70万,借期是2007年7月11日止,该两笔借款到期后,在吕国铭未归还的情况下,陶灵敏继续向吕国铭提供数额巨大的借款有悖常理,个人借款合同为实践性合同,合同的标的物未交付即合同不成立,故陶灵敏与吕国铭的债权债务关系不成立,陶灵敏诉求的证据不足,法院不予以支持。”
    2010年12月3日,义乌市法院下达判决,驳回了陶灵敏的诉讼请求。
    这是一起彻头彻尾通过诱使和胁迫我们担保实施诈骗的案件,陶灵敏当了总导演,吕国铭就是道具,陶灵敏在吕国铭无法偿还高利贷的事实面前,有悖常理贷出两笔巨款给吕国铭,如此串通的背后不是掩耳盗铃的诈骗行为吗?
    可惜,金华市中级法院在二审以及再审判决中都没有考虑到了“有悖常理”的两笔贷款产生的背景,,只是以利息为高利贷不支持之外,认定了陶灵敏和吕国铭串通上演的借条合法有效,要求我们承担190万的本金,并承担利息。
    也就是说,从再审判决出来之后到现在,我们要为陶灵敏和吕国铭实施的高利贷诈骗行为承担300多万虚假本金及利息的担保连带责任。(截止到2011年8月陶灵敏向法院申请的标的已达到700多万)
    金华市中级法院改判此案的疑点重重
    金华市中级法院改判此案,在一审二审和再审的笔录中,陶灵敏的陈述到处充斥着矛盾。
    从第一笔高利贷产生到期之后,陶灵敏就知道了吕国铭没有偿还能力,为何陶灵敏一意孤行要一次比一次大的数额贷款给吕国铭呢?
    吕国铭根本没有偿还能力,但我们有房产,陶灵敏和吕国铭的串通就要要通过虚假贷款上霸占我们的房产。
    担保人必须承担偿还的连带责任,陶灵敏和吕国铭都知道了这一点,他们两个在光天化日之下串通,将我们两家推进了失去家园的深渊中去了。
    义乌市法院认定190万的借款发生“有悖常理”,金华市中级法院认为190万的借款顺理成章。以事实为根据作为判决依据,金华市中级法院要如何解释这些事实呢?
    “一审二审中,陶灵敏向法庭陈述,他是与哥哥陶宝共同经营鼎盛担保公司;此案再审中,陶灵敏改口做生意的。实际上,陶灵敏纯属一农民,所谓的鼎盛担保公司也不存在。”
    在130万借款的来源上,陶灵敏的陈述难以自圆其说。
    “陶灵敏在出借吕国铭130万时,声称自有资金28万,为何不先用尽自有资金?这130万的借款资金来源此时如此记忆犹新,而在三年前的一审中为何记不清?这130万在一审说与哥哥共同经营鼎盛担保公司有资金周转,而在再审时,却又改口说是向多个个人借来的,为何前后矛盾?在再审时,面对借款金额是100元面额记得非常清楚,并且有人清点,而在三年前的一审时,为何对出借的借款金额记不清呢?”
    “陶灵敏为何要在通过电话告知我们,要求只要我们站出来,就可以把130万元的案件撤销。真相只有一个:因为这130万是高利贷的利息,并非本金是130万元!在通话录音中,陶灵敏明确地说,我要对赵林劈头盖脸,威胁等话语充斥其间。陶灵敏也在通话中说,这190万没有把利息算进去,那天人熙熙攘攘的,我头昏了……这足以说明一切都是被胁迫而为;陶灵敏和吕国铭一张70万的借款上,明明写的是于2007年7月11日归还,借条的落款时间是2007年7月12日,赵锡辉对此承担法律责任,说得过去吗?在再审中,陶灵敏说这些钱是用A4纸大小的塑料袋装的,一审时为何都记不清了呢?既然平常在保险柜中存放的资金有100万左右,为何还要向他人借钱放高利贷呢?义乌金茂大厦719号办公室没有任何监控设备和无人值班,却存放上百万钱,可能吗?”
    “既然陶灵敏明知与他亲兄弟陶宝与吕国铭有大额借款,而且吕国铭无力偿还,为什么还要出借320万元给吕国铭?关于陶灵敏的职业,为什么一审二审和再审均陈述不一致,一会儿说与哥哥经营担保公司,一会儿说是做生意的,一会儿又说是开工程车的?”
    陶灵敏虚构事实对我们提起诉讼的疑点有很多。
    “陶灵敏说90万元的借款是用A4纸大小的黑色塑料袋装的,而且钱上有银行包装袋扎过的,可能吗?陶灵敏说2007年6月,保险柜中还有115万,为什么在2007年出借这90万时完全足够支付,为何还要外借75万,陶灵敏的答复是记不清楚了,是在虚构事实还是真的记不清楚?何通华在其询问笔录中陈述是在2007年10月借40万给陶灵敏,陶灵敏在法庭陈述的时间是11月;陈清尧在询问笔录中陈述借款35万给陶灵敏的时间是2007年10月,陶灵敏在法庭陈述的时间是11月7日。。在偿还这些借款上,陶灵敏和他们的陈述都不一致。”
    吕国铭无家产,在未和陶灵敏产生高利贷之前,已经和陶灵敏的大哥陶宝产生了820万的借款。
    因为我们有家产,陶灵敏和吕国铭深度勾结串通,将我们的家产成为了陶灵敏发放高利贷的执行目标。
有悖常理的高利贷,庭审前后矛盾的陈述,等等这些都在金华市中级法院看来没有什么问题,一审赢了,二审和再审我们输了,我们输得倾家荡产,法院最终演变成为高利贷助纣为虐的工具,这叫我们如何心服口服呢?
 
    请浙江高院院长齐奇将我们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
    陶灵敏导演吕国铭出演的高利贷虚假诉讼最终得到了金华市中级法院的支持。
    吕国铭作为演员,从始至终都没有亲自参加庭审,只要吕国铭出庭,一切都会云开雾散。
    因为吕国铭和陶灵敏串通,吕国铭在浙江消失了。
    我们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不予以立案,因为法院在审判中没有发现这个案件涉嫌犯罪予以移送。
我们向检察院提起抗诉,检察院立案审查了,结果是要求我们通过民间手段找出吕国铭,只要找出吕国铭交给他们,此案决定抗诉没有任何问题。
    茫茫人海中,我们如何找到吕国铭啊!
    吕国铭居无定所,经常更换电话,为了寻找吕国铭,我们花费了数十万元寻找,吕国铭声东击西,寻找吕国铭如无头苍蝇,几年来我们都是在倾家荡产中没有任何作为。
    找不到吕国铭,我们的遭遇的冤案铁定是一辈子的冤案了,法院将我们公布为老赖,我们的房产被查封拍卖,我们两家人在失去家园中呼吁浙江省高院院长齐奇院长给我们主持公道。
    齐奇院长,陶灵敏和吕国铭之间根本不存在真实的借款,吕国铭的所作所为和陶灵敏相互呼应,吕国铭失踪就是为了给陶灵敏的虚假诉讼创造条件,金华市中级法院明知道一审法院在陶灵敏借款给吕国铭的资金来源、支付方式、支付地点、现金面额等方面均没有彻底查清,但还是认定借款事实存在错判我们承担连带责任。
    金华市法院没有以人为本判决,我们也找不到吕国铭而无法交送检察院作询问,检察院为此启动不了民事行政监督的程序。
    难道我们两户农民要蒙冤一辈子?
    我们两人已经被法院公示为老赖,我们两家中一家的房产已经被拍卖执行,一家已经被查封,一场虚假诉讼导致两家人家破人亡,难道这是法院愿意看到的吗?
    齐奇院长,我们通过网络控诉和呈送,一向爱民如子坚守司法公正底线的您能够高度重视我们两家遭遇吗?
    来源:权益网
http://quanyiwang.net/bencandy.php?fid=33&aid=1335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