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族科技 > 民族宗教

女商人出家夺古寺控制权 被假和尚扒走僧衣

时间:2013-09-02 10:51:20  来源:大河网  作者:
分享到:
  

  商人“访民”

 

  为了夺回寺庙,杨青莲开始上访。在这条路上,女商人依旧显示了过人的意识与能力。2006年、2008年,她两次赶在省里开门接访、“大执行”的当口送去材料,案件被列入河南高院督办序列。

 

  她也曾想出给省领导寄去100双绣花鞋的办法吸引媒体关注。老太太还耍了个小聪明,对媒体只字未提纠纷,鞋垫里却暗藏材料,竟真获得了领导批示,但案件依然没有丝毫进展。

 

  在此期间,古寺的更新却未停步。随着嵩山8处11项历史建筑申请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位列其中的会善寺再次获得财政资助。2008年,总投资近600万元的维修、整治陆续展开。嵩山风景名胜区也在2009年被整体交给知名公司统一管理、运营。

 

  尽管看起来只是把女商人换成了大企业,登封市文物局却强调模式有所不同。局长吕伟对南方周末记者坦陈,从实际情况出发,“再要履行协议已经没有空间了”。

 

  郑州市中院也认可这一判断,将案件发回登封市法院重审,经过一场颇富争议的听证会,36人组成的评审团得出结论:“只有解除文物局与杨青莲签订的合同,才能有效维护法律尊严,才能公平合理解决此事。”

 

  杨青莲恼了。她拒绝出庭。2011年11月,结怨十载的杨青莲与文物局坐下来谈判。杨提出的近1700万补偿却使共识几成奢望。

 

  但谁都想不到,杨青莲会下那样一步棋。

 

  俗路不通走佛路

 

  2012年9月,杨青莲到家楼下美发店理了个光头,用“染发过敏”阻挡伙计惊讶的目光。

 

  当所有的道路走到尽头,杨青莲通过朋友找到了市里某领导,对方建议:一是按市里的方案赔钱,二是由正规僧人管理寺庙。

 

 

  “我选第二条”,杨青莲一听就落了泪,但猛夸领导高明。她去网上查了查,河南没有“二僧”(即比丘尼)受戒的地方,恰好浙江奉化大慈禅寺传授三坛大戒,她决意前往。

 

  提前落发是大慈禅寺的要求,好在她早就买好了假发,大波浪式的。揣上身份证、户口本、体检报告、三万元现金和从前的居士戒牒,杨青莲坐上往南的卧铺列车,声称哭了一路——用她的话说,“这都是绝路”。

 

  入住大慈禅寺,对身陷纠葛十余年的杨居士而言,无疑是段短暂的解脱。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她遇到了各式各样心灰意冷的女子——有的是真倾心佛经,有的遭丈夫抛弃,也有的本是女强人,碰上变故,一气之下欲断红尘——聊起来,有的哭,有的笑。

 

  杨青莲总是自省,自己和这些向往极乐世界的人不同,“我要干,活一天干一天”。

 

  她很少与人说起会善寺的是非,只有一次在众人面前流露了情绪。有企业家拉来一车钵,作为供养,一人发一个;抱着钵,忆起往事,又想到要以学习为由瞒着家人出来干这等从未设想过的事,不禁悲从中来,流起眼泪。看她流泪,一屋子二十来个老的少的都陪着哭,被问起时,杨青莲只推说,“想老母亲了,受戒就不能上坟了。”

 

  求戒本身也并不简单。寺院下发的信戒必读、佛经,不少同届早已熟谙,杨青莲则必须加班加点地背诵。晚上10点熄灯,她就打开小手电再背两小时,而清晨4点又要统一起床,上殿念经。1个多月下来,老太太瘦了7斤。

 

  三坛大戒的考核在一周内分三次进行。师父们立于两侧,求戒弟子三人一趟,跪在戒坛的垫子上,背诵经文。“笃”——木鱼一响,即为通过,居士方变作比丘尼,法号“延会”。

 

  “延会”归来,起初仿若一场嵩山版基督山复仇记。潜心向佛数月后,穿僧衣的“延会”手握戒牒,强调按宗教规矩,戒牒只能看,不能摸,意味着没有人敢强力阻挡她,她感觉有了“占上风”的感觉。

 

  真假“住持”

 

  憧憬满怀的“延会”没想到,就在她苦抱佛脚时,“黄雀”却在后。

 

  早在她还是杨青莲的时候,古寺就住进了个和尚“延武”。此人自称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弟子、少林武僧队总教头,年租7万向文物局租下几间厢房,作为“中华少林禅武医发展公益基金”的办公场地。

 

  少林寺方面多次辟谣,称寺中从无此人,“延武”系招摇撞骗。

 

  杨青莲清楚“延武”的底细,但双方一直相安无事,甚至还期望他能兑现诺言,帮忙解决纠纷,直到朋友在12月27日拿来几份2011年的新闻稿。杨青莲这才发现,早在自己纠缠于与文物局的官司之中时,“延武”已以会善寺住持之名出席各色活动,屡获媒体报道。登封市文物局局长吕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当时就批评过“延武”,不应以住持面目示人;“延武”搪塞说,“不知道记者怎么会那么写。”

 

  杨青莲想起前一晚,刚回到古寺,“延武”就跑来商量,“杨老师,后天我想主持个活动。”

 

  想到自己辛苦受戒,后院却早已起火,杨青莲出离愤怒,她决定大闹对方主持的“中国善文化节”。

 

  2012年12月28日上午10点,自称“中国第一武僧”的“延武”身披袈裟,踏着红地毯,在宝盖簇拥下徐步走上台子,向四面八方来宾致意,俨然一寺之首。

 

  这俨然在嘲笑杨青莲过去几个月的努力,文初那一幕无法避免地出现了,她用自己的方式抗议一切,但最终发现自己在大殿边缘地带醒来,僧衣也被扒了。

 

  比斗争失利更坏的消息是,省市文物部门均不同意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改作宗教活动场所。

 

  杨青莲拒绝穿回僧衣,除非“延武”当着领导的面为她穿上并郑重道歉。这一计划至今未能实现。她还四处印发自己被抬走的照片,组织人手在网上发帖,揭“延武”老底;一位市领导被迫安抚她说,2013年10月合同到期后,“延武”或许就会离开。

 

  对古寺而言,最近的荒诞一幕发生在2013年春天。杨青莲订制了66套餐厅桌凳,要安置进会善寺,遭拒。

 

  见白天运货受阻,这位折腾了十余载的女商人决定晚上偷运。然而,当夜幕降临,她惊讶地发现,文物局几个工作人员在那站岗,还特意开来几部公车。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