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读者来信 > 读者来信

不能让鲁山县黑势力羊霸地痞王保仓逍遥法外

时间:2019-12-22 08:27:35  来源:  作者:米根孝
分享到:
  

王保仓,河南鲁山县尧山镇大庄村(身份证410423197101065917,此人本是一个放羊的,然而长期以来,他不务正业,不是靠放羊致富,而是把羊给别人放,然后以羊只少或有病为由实施敲诈,如果不服,他会组织一些放羊专业户四处上访,甚至于告到法院,法院判决后他认为不公平,就会告院长。因为王保仓到处上访,他成了当地有名的上访专业户,成了当地政府和村民不敢惹的人,2017年,地方镇政府把他例为贫困户。他甚至连他的表亲也不放过,一点对不住他,就到处告状。政府机关也不敢惹他,他花两万多买的羊因病死亡,他就组织一些放羊的同行到畜牧局等地方政府讨说法,非让赔他十五到二十五万,当地政府无法赔偿,他就四下告状上访,至今仍在不断上访找媒体发贴子。他还善于借助媒体力量来达到他的目的,如果有媒体人不听他的,他敢把媒体人也上告上去,甚至告到中委。王保仓仇视社会,上访告状成了他的职业,实际上,王保仓已经成为势力羊霸地痞,他的所作所为已经影响的社会的稳定,造成了极为不良的影响。请看以下事实:

1、 到处上访,破坏社会稳定

王保仓文化不高,但子劲十足。在他的眼里,告谁都是无所谓。他的一个亲戚周焕为他放羊一个多月,他不给工钱不说,还说人家少给他羊,协商不成,他就把周焕告到鲁山县法院,法院经过审理判决(2015)鲁民初字第1171号),他认为不公,他又告到平顶山中院,中院按事实判决,他仍无理取闹,“控诉”法院厅长和陪审员,扬言“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我一步一步反映,直到问题解决”。

201412月鲁山大庄村委会选举,他不满意,就四处奔波上访,告前任村长和竞选村长杨保正,四处找记者发贴发信息,干拢村委会正常选举(见附件2)。

后来他又要告他的合伙朋友闫峰,20146月,王保仓的羊染病,他却把他的羊赶到他的朋友闫峰的山上,至使闫峰的羊也死了50多只。他后来反而告闫峰欠他钱,两人闹的不可开交。

2、 买羊死亡 政府有关部门成敲诈对象

 20146月,王保仓通过中间人介绍,从栾川县庙子镇鑫牛生态养殖专业合作社购买了28只山羊,1只种羊,总价款22950元。王保仓将剩羊拉到嵩县车村镇交给朋友代养,期间山羊因病死掉一部分。812日,王保仓对剩下的山羊申请疫病检测。814日,平顶山市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出具了《动物疫病检测报告》,显示该批羊未感染布病。王保仓不服,817他又向河南省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申请检测。818日,河南省《动物疫病检测报告》显示该批羊部分感染布病

保仓在得知自己买的羊存在疫情之后,就开始向栾川县鑫牛合作社、栾川县畜牧局讨说法,栾川县畜牧局施加压力,成为他敲诈的对象。栾川畜牧局答应按照有关规定赔偿他35万元王保仓不服,硬要让栾川县鑫牛合作社、栾川县畜牧局赔他15万到25万元(2015910日杨斌通话录音)。

 

 

栾川畜牧局不可能答应王保仓的无理要求,于是他便四处上访告状找媒体,给栾川畜牧局施加压力,并复印大量材料,到处邮寄,邮送各级人民政府、国务院、农业部。至今他仍在为此事上访,找关系找媒体发贴子

3、 老记者帮他“维权” 遭到长期骚扰

    1981年开始从事新闻工作,曾在中国地质报、中国民族报多家媒体工作,2012年退休。2014年初,王保仓通过我曾认识的一个在河南电视台做过节目的牛俊杰找到我,说他的姐姐在江苏台州温岭被汽车撞死,当地交管部门判决不公平,看能否找人帮帮忙,并说愿意拿5万元费用处理此事,我让他们费用先别拿,看看材料再说,他拿出了有关材料。我找到中国都市报的郭记者,并找郑州市交警支队的朋友分析此案,认为他姐姐抢占主路被撞占主要责任,搞起来难度很大,告诉他此事不好办。他和他外甥付亚伟找到我,哭哭啼啼说家里太难无论如何要帮帮他的忙,我和郭记者处于同情答应帮他的忙。2014313日,我从郑州租借一辆汽车和郭记者与他们一同去温岭,看现场及到当地交管部门了解情况;420日我们又一次去温岭解决此事,在郭记者我们协调下,温岭对方处于同情弱者把赔偿比率由原来的28改换为82,赔偿给付亚伟36万元,付亚伟回家用赔偿的钱盖了房子买了汽车。

201477日,王保仓又把我从北京约回郑州,说他的羊因为传染布病疫情死了许多,让帮忙看能不能找回些损失。此事我找了人民法制网的杨斌,我和郭记者、杨斌先后去鲁山、栾川县、嵩县、汝阳了十多次,经协调,当时栾川县鑫牛合作社、栾川县畜牧局曾答应赔偿他五万元,但是王保仓不愿意,非让人家赔他15万,据杨斌说他告诉杨斌要栾川县鑫牛合作社、栾川县畜牧局赔他25万才拉倒(有电话录音为证)。期间,他多次要求搞他们的村长、镇长和他的放羊友,我都没答应,告诉他新闻有新闻的纪律,不是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我找媒体朋友帮忙也不能让别人为难。他还经常吹他有本事,能在网上找女人,看他的穷样,我们也只是笑笑了事。兼于他的痞性和所作所为,后来郭记者和杨斌都不愿与他交往了,201548日,我去王保仓鲁山的家,发现他真的从网上勾引了一个四川的有夫之妇在他家住,我就断绝与他交往。此举惹脑了他,他多次到中纪委、国家民委举报我,告到郑州二七公安分局对我骚扰,甚至于找网络推手在网上发贴恶意攻击我。一个小地痞,我身正也不怕邪,本不想理他那么多。但他依仗地方黑势力最近居然找到当地宣传部一个副部长到郑州二七公安分局施加压力,要处理我,还说人家不作为,他以为公安机关也是给他开的?

我从事新闻近40年,最后悔的就是认识了一个势力羊霸地痞王保仓,与他认识的一年多里,为他的事我从北京到郑州不下20多次,去温岭三次,期间来回车票我没要他一分,为他奔跑时间加起来将近三个月,还有人家郭记者和杨斌为他奔波的时间。他一不是我儿子二不是我孙子,我凭什么都听他的,不听他的就进行骚扰,河南鲁山的势力真可怕

综上所述,我认为王保仓就是一个仇视社会的地方黑势力羊霸地痞,之所以他能这么猖狂,与当地有关部门和有关人员的保护有绝对的关系(鲁山县宣传部副部长都能做他的保护伞为他出面),此人不处理,会影响社会稳定,影响国家机关的正常工作。当前扫黑除恶正织,留这种黑势力羊霸地痞在社会上是一个祸害,希望平顶山及鲁山有关部门能调查此事,还社会以一个稳定。一位老记者:米根孝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