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读者来信 > 读者来信

河南宜阳县城关镇邢社会遭强拆和伤害维权七年无果

时间:2016-04-26 07:39:14  来源:中华网  作者:
分享到:
  

河南省洛阳市宜阳县城关镇居民邢社会日前致函媒体反映称,因遭遇野蛮强拆,近7年来,其不断向当地有关部门反映诉求,不仅问题得不到解决,而且屡遭伤害。恳请上级有关部门明察秋毫,尽快依法予以合理解决。

在一份发给媒体的书面反映材料中,宜阳县城关镇居民邢社会陈述了事情经过:

2009年,河南省洛阳市宜阳县县城改造建设,我双手赞成,可是我的一楼不算、三楼不算、前檐不算、楼梯不算、五百多平方米地皮不算,五十平方米水泥路不算,十平方米水泥渠不算,屋里装修不算,卫生间不算,装修的大窗户不算,装修的大铁门不算,一百多棵月季花不算,四十棵花椒树不算,三十多年的大杨树不算,五十平方米花池不算,三个水泥池不算。还有好多不算。

因为“不算”太多,我没有同意。2009年6月27日下午3点多,当地有关部门召集数十人,在我家楼顶,不由分说,拳脚齐下,把我的左肋骨踩断8根,左肺重烂。经法医鉴定构成“重伤”。

近年来,为了找法律的“公平”二字,从地方到北京,我逐级向各有关部门反映诉求,但至今无果。

2010年6月2日,在北京陶然桥龙凤大酒店南门口西侧,4名地方派来的人员,抢走我的手机,塞住我的嘴便抬起我,把我扔进车上。后来把我送进县拘留所。

2011年4月28日上午,一伙人到我亲戚家(我住的地方)撬大门,给地方人说我在服毒自杀。

2011年8月1日,北京南园区92号某店(乔某先安排)。那天我的头痛的厉害,呼吸困难,该店黄老板说你可不能乱吃药,应该到医院看看检查下,然后给地方的人打了电话。黄老板让他自己的两个儿子,开着自家车,往河南遣送我。他们不顾我的呼吸困难和头痛,一路上,我靠吃速效救心丸和去痛片来维持。到了新安县下高速,又到了平顶山一公里来回几次,外边下着大雨,硬将我拽下了车,把我扔到了辛店高速收费站老西边路中间,准备让汽车将我压死。8月2日上午9点半,他们又派人到我家,想看看我死没有。这次我在鬼门关口又走了一次。

2012年7月28日下午三点半,在县派出所2楼右拐1室,张某某说:“再敢上北京去告,派一群痞子把你看起来,治治你。”

2012年在小医院治疗40天后我终于顶不住了,在地方医院治疗2天,又转洛阳中心医院抢救。从11月7日,洛阳中心医院呼吸科抢救了20多天,再次和阎王再见了(医院诊断结果:呼吸衰竭,左肺上叶多方面病情恶化,各个器官衰竭,左肺上叶肿块增多)。

2013年5月17日下午5点,当地派吴某政联系多人,其中一人扮演特警,说是要查身份证和行李。我把身份证和包、重要证据交给他们,4个人把我的头全蒙住,从洛阳火车站拉我到新安县、渑池县,绕着坑坑凹凹的山路转了几十个小时。外边下着小雨,黑洞洞的,把我扔到水坑里。我到家给家人说,我的小女儿到派出所要我的东西。几天后,把我吃的药和包给我了,其他的证据、身份证和贵重物品没有给。再办身份证也不准办。

2014年3月6日晚上6点多,在北京马家楼,乔某现把我骗了出来,说是来给我解决问题的,到外面就把我推上了车,快速开上高速路。当晚10点左右,在河北某地,地方打电话说,专门开免提让我听:“到了开封黄河滩,挖一个大深坑,给我活活的埋掉,要干净利索点,不能让人知道,不能有任何马脚。”次日早上6点,把我拉到了宜阳给我铐了起来。9点多,一个人踢了我一脚,说让你告我,告了五年,你也没将我告倒。一天半不让我吃任何东西,水也不让喝,药更不让吃。有一名好心人看见我,给我家人送了话。家里人知道后,他们就是不让见,家人拿的吃的喝的全没收了。天快要黑了,几个人逼着让我写下不再上北京告,我写后就变成了眼镜瞪着,顺嘴出白沫,躺地上昏迷不醒,又到了县中医院进行抢救。几天后我醒过来,看我身上全是管子,屋里的人说:“好可怕呀,就连医生都忙坏了,抢救了几天,刚来的时候,都看你像一个死人。医生真好,为了抢救你的生命也累得不轻,你可要好好谢谢这里的好医生。”阎王又没有收我,可是我医院出来是药店,药店不行又到医院,来来回回等着真的包青天。

2014年7月26日下午6点多,北京陶然亭公园北门往西,招待所刘老板的夫人给我说:“你们驻京办的人不让你再住了,你赶快搬走。”我以为搬走也行,一出门就让4个山东人跟上了。我哪里是他们4人的对手,况且我还是个残疾病人,没有一点抵抗力,让他们给摔倒车里,往河南遣送。深夜,我看着路上的路标上写的灵宝南一公里,又回头绕着山路走呀走,到了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山沟里,他们把我扔了下去,痛打了一阵子,还拍了照片。我醒过来通身都是疼的。到家后,张所长给我联系到卫校医院治疗。

2014年年底,张某某让我取消重伤害,要不你就是不配合。我说我怎么不配合,对方说你只要把你治疗诊断病例拿出来就行了。我把多年的病例全交给了张某某。他们商量了好长时间,让我跟他们一块到鉴定所鉴定伤情。过了好几个月,最后给我说了,结果出来了,就是没有盖章,白等了一年。

2015年初,我求助于亲戚朋友,东拼西凑终于凑够了2万元的律师费,让律师帮忙吧。一年多了,还是原地没动。2016年3月30日下午,律师给我打电话说:“你还是上北京吧。”

到现在为止,我的巨款和住院救命钱还被强行抢走霸占。

2016年4月6日下午5点,在洛阳火车站的加油站,聂某某领了七、八个人把我给截了回来。这样的事情已经有过好多次了。

“在中央一再强调依法治国的今天,希望我的遭遇能够引起上级有关部门的关注,尽快依法给予合理解决,还普通百姓一个公道。”河南省洛阳市宜阳县邢社会说。(来源:中华网 作者:邢社会)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