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读者来信 > 读者来信

贵金属现货交易陷阱 会员单位涉嫌对赌绞杀投资者

时间:2015-09-23 19:44:15  来源:消费日报网  作者:
分享到:
  

  导语:近几年,贵金属现货交易的投资宣传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从“伦敦金交易”到“现货白银交易”、再到“原油交易”的推介,都宣称在短期内可以获利数倍甚至数十倍,在利益的驱使下许多人罔顾风险匆忙“下海”。但人们等到的不是随之而来的造富神话,而是跌入了贵金属现货投资的陷阱,在这个贵金属投资的小圈子中,时有投资者败光身家,或因背负巨额债务轻生的新闻传出。无界新闻记者通过对投资者投资贵金属现货交易的真实案例的深入采访,为大众揭开风险的盖子,在表面光鲜的贵金属投资盛宴背后有着怎样的操作黑幕,希望投资者能够警惕此类风险,切勿重蹈覆辙。

  【无界新闻记者 苏建军 编辑 李晓晔

  “现货白银让我经历了一场噩梦,所有积蓄几乎亏损殆尽。”贵金属现货交易投资者周先生见到无界新闻记者后说的第一句话便无比沉重。

  周先生向记者介绍,今年5月,经朋友介绍自己便通过一家叫“吉林省中科万银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下称中科万银)在吉林贵金属交易中心(下称吉贵金)开户开始投资现货白银,但截至到7月,自己非但没有赚到一分钱,几十万的本金业已亏损殆尽。

  中科万银亏掉客户近300

  让周先生郁闷的是,亏损的原因并非自己的交易问题,而是来自交易平台。周先生说,交易平台很不稳定,在行情好的时候,平台数据突然中断,自己正常下单未能交易,而到行情向下时,交易平台数据恢复,使得本来赚钱的行情一下变成了严重亏损。

  与周先生有相同遭遇的另一投资者万某讲述,“7月12日凌晨1点多,现货白银行情向好,但交易平台数据却突然断开,直到三个小时候,大约2小时后,才恢复正常,但此时行情已向下,是的我账户几乎亏净。”

  现货白银,又称国际现货白银或者伦敦银,是一种是利用资金杠杆原理进行的一种合约式买卖。它不像我们通常所说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而是要求在交易成交后1~2个工作日内完成交割手续,但有些投资者并不在交易后进行白银的实际交割,而只是到期平仓以赚取差价利润。现货白银交易以美元为货币单位,以盎司为合约单位,价格随市场的变化而变化。交易重量以1盎司为单位,即为1手,交易以100盎司或其倍数为交易单位,投资者可利用1盎司的价格购买100盎司的白银的交易权并利用这100盎司的白银的交易权进行买涨卖跌,赚取中间的差额利润。

  吉林省中科万银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官方网站上称,自己是吉林省贵金属交易中心首批综合类会员(编号115)。并与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等国内大型银行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以银行对资金实行第三方监管,利用电子商务平台,通过互联网直接在线报价、配对,以网上销售、电子购物的方式实现交易。并且在官网首页位置上放置了吉政函【2014】53号文件及延州政报【2014】11号文件证明吉林省贵金属交易中心获省、州两级批文。

  但这些宣传与中科万银客户资金的安全毫无关系。介绍上述投资者开户的宁夏名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宁夏名亨)负责人杨童杰向无界新闻证实中科万银的确存在问题。他称,截至发生“断网事件”,公司总入金量(客户投资资金)300多万,只剩下了20多万,每个客户都损失惨重。

  根据工商资料显示,吉林省中科万银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5年04月14日,是自然人股东独资公司,股东张长青也是公司法人代表。7月8日公司进行过一次经营范围变更,增加了黄金制品、白银制品的订货、转让业务、贵金属信息咨询服务业务。

  换言之,严格追究起来,在7月8日前,吉林省中科万银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开展的现货白银投资业务属于超范围经营。

  与客户对赌

  在杨童杰看来,中科万银的问题远不止“网络故障”那么简单。

  中央电视台在2012年的4月14日和2014年的315晚会,分别曝光了伦敦金和现货白银交易的骗局。杨童杰说,现在我客户遭遇与2014年3月15晚会曝光的情形相差无几。

  央视315晚会曝光的情形中,违规公司坑害投资者的最明显手段就是利用互联网技术实行“风控”和修改行情的K线图,以控制投资者和误导投资者的投资行为。

  杨童杰说,“宁夏名亨是2015年5月14日与中科万银签订的代理协议,之后便开始为中科万银招揽客户。直到发生“断网”他才发现自己使用的后台和客户使用的后台数据差异很大,自己后台显示的数据中客户亏损远没有客户账户(后台)那么大。”

  对此,杨童杰认为是中科万银从中做了手脚。杨童杰说,中科万银的收入是来自客户的亏损。杨童杰进一步解释说,中科万银应该是租赁了吉贵金的平台,自己坐庄,和投资者“对赌”,从而赚钱。

  至于自己后台和客户后台数据不一致的原因,杨童杰认为是源于自己和中银万科的《居间协议》。

  在杨童杰提供的该协议中,无界新闻记者注意到,中科万银给宁夏名亨的居间报酬为总交易手续费净收入税前的100% 。客户被强制平仓的,宁夏名亨同意中科万银不支付任何居间报酬。且宁夏名亨自愿承担居间所产生的一切费用。

  杨童杰还说,按照居间协议,如宁夏名亨发展的客户发生除手续费以外的亏损,中科万银还会再奖励宁夏名亨30%(头寸)。

  杨童杰举例说,以1个客户1手亏损10000元为例,假如客户的手续为950元,那么中科万银给宁夏的报酬是手续费570元,外加头寸(9050X30%=2715元),总共为3200多元。

  因此,杨童杰认为,中科万银并没有什么实质业务,就是和客户对赌,“吃客户”。而且很可能与央视曝光的黑箱操作手法类似,利用后台技术造假,在吃他的代理商。

  挡不住的系统风险?

  杨童杰对无界新闻表示,中科万银的问题并不是单一公司的问题。他透露,“同一核心人员班底”还运作着一家兰州锦东尚投商品交易有限公司(下称锦东尚投),这家公司以同样的手法在运作青海省铭爵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平台(下称青海铭爵)。

  兰州锦东尚投商品交易有限公司也是自然人控股的公司,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10月14日,有5位股东,分别为:于吉恩、景强、高亚峰、杨靖、刘旋。其中于吉恩还担任该公司法人代表。

  吉林贵金属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08月25日,股东为3家法人企业:延边长吉图科技企业孵化有限公司、世华鑫达投资(深圳)有限公司、北京吉鑫投资有限公司。除延边长吉图科技企业孵化有限公司为国有企业之外,另外两家企业均为民营企业。其中,北京吉鑫投资有限公司股东为2位自然人:王子体和杨健。世华鑫达投资(深圳)有限公司的股东也为2位自然人:姚龙保及张晓雄。

  青海省铭爵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则是一家自然人投资控股的公司,成立于2013年11月28日,股东分别为5位自然人:张开元、李小飞、王彬彬、刘勇、刘占彪。

  杨童杰介绍,中科万银、锦东尚投、吉贵金和青海铭爵这四家公司均无原油交易资质,但在中科万银和锦东尚投的宣传中,以及吉贵金和青海铭爵的交易软件中,均有原油交易的业务。

  无界在登录了上述四公司的官网和吉贵金、青海铭爵的交易软件后证实,杨童杰所言属实。其中,中科万银和在锦东尚投在其官网明显位置宣传拥有现货原油或石化业务。而吉贵金和青海铭爵官网虽未有上述宣传,但登录其软件后显示可以进行原油交易,并有投资者进行了多笔交易。

  另锦东尚投在其宣传单上宣传与国内多家银行合作并获支持。但据知情人提供的录音资料显示,其只与中国银行一家有贵金属交易业务方面的合作关系。

  不但如此,杨童杰还告诉无界新闻,上述公司还涉及严重的偷漏税情况。他说,他与锦东尚投是从去年8月份开始合作,与中科万银是从今年5月份开始合作,两家公司财务十分混乱。曾有多笔业务款项包括客户的交易税是通过5个不同的个人账户进行的,其中包括两家公司的总经理韩明升(两公司总经理同为韩明升)的个人账户。

  杨童杰还说,手续费的交易税从未走过上述两家公司的对公账户,一直都是走个人账户。

  而类似的不规范情况,在其他的贵金属现货交易平台上的会员单位、居间商、投资者身上也时有发生,并不罕见。

  赚不到钱的秘密

  锦东尚投是青海铭爵首批综合类会员(编号108),中科万银是吉贵金115号会员。两公司注册地均在外地,但却在北京三里屯的商业办公楼中设置了相邻的运营中心。杨童杰称,至今自己发展的客户还没有一个人赚到过钱。和去年315晚会曝光的情形相似,客户把钱投进去后就会成为实验室里的小白鼠,任人宰割。

  杨童杰的“反水”还源于一个工作上的细节,他向无界详细描述了锦东尚投和中科万银分析师培训他的场景。他说,曾有锦东尚投的韩姓总监在酒醉后告诫他,不要把自己的亲戚朋友拉进来。

  上述总监还暗示,如果有500万以上的大客户,可以交由其来操作,称用不了多少时间,客户的钱就会被他们“分掉”。

  杨童杰再次举例证实,在2014年11月份,锦东尚投运作的青海铭爵就曾发生“穿仓事故”,客户的资金一夜归零,虽然锦东尚投后来做了补救,但自己还是损失了十几万。

  无界新闻就上述平台是否存在与客户对赌赚钱的情况致电同为上述两家公司总经理的韩明升,其表示,可以询问交易平台或当地金融办。

  杨童杰大量的客户都是自己身边的朋友或亲属,在遭遇严重亏损后,他家就时常被人堵门要债。在与韩明升沟通未果后,杨童杰曾当场报警。面对投资者维权和中科万银的推诿,夹在中间的杨童杰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想“跳楼解决”。

  行业规范和监管缺失亟待补位

  一家贵金属交易中心分析师王洋在接受无界新闻采访时表示,目前国内贵金属现货交易市场中除了上海黄金交易所的贵金属延期T+D业务以及天津贵金属交易所、广东贵金属交易中心和大连贵金属交易中心等有实力的交易平台外,很多地方性开办的交易平台中确实存在着交易环境的人为恶化以及对OTC现货柜台交易模式的运作中没有充分实现公平交易和风险对冲的模式。这不仅让先进的交易模式没有发挥最大的见价成交特性,反而成为了一些不良会员单位与居间相互勾结绞杀散户的利器。尤其是在行业已经具有一定的交易量且蓬勃发展之际,国内现货贵金属行业立法和管理制度等尚未出台的监管空白和缺失,给了一些不法的运营商钻营之机。

  他说,还有就是开办这些交易平台的设立手续批复过于简单,只要在当地工商部门注册且有当地金融办的批文就能堂而皇之的迈入现货贵金属或大宗商品现货电子盘交易的市场级交易平台设立级别殿堂。这种无门槛,缺失监管,以及行业自律尚在形成过程中的时期风险极高,需要投资者学会事先防范风险,在开户前要仔细甄别平台,事中和事后通过维权来维护自身权益。

声明:该文系转载而非本网原创,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网友自行斟酌。所转载稿件出处请注明转载来源:网易

转载链接:http://j.news.163.com/docs/4/2015082716/B21PQP420519860S.html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