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商 > 华商

“定西孤儿院”外的那三年

时间:2012-05-05 18:47:36  来源:  作者:马想斌
分享到:
  
上了大学,才看到杨显惠先生写的《定西孤儿院纪事》。杨显惠先生在翔实的史料事实和当事人陈述的基础上,用纪实性的语言,平实的语调,将一幕幕饥饿与死亡的惨烈情境撕裂在人们眼前。其实从小,关于定西孤儿院外
的那三年,我都从爷爷奶奶以及父亲的口中,听过真实的讲述。

  我的老家,甘肃陇西,行政区划隶属于定西市。自战国始,那片一点也不贫瘠的土地,与附近的临洮、渭源等地,均是兵家要地,秦扫六国始皇一统天下的时候,疆土以陇西郡为西界,进入隋唐以关中、天水和陇西地域组建起关陇集团,是当时三大政治集团之一,历代的文学家和武将也是辈出。

  然而,就是在这片土地上,在1959年到1961年,发生的饥荒事件,从家人的口中讲出时,惨状一点不亚于杨显惠先生的白描。

  小时候,每当天下起了雨,奶奶一边做针线一边会眼含泪花给我们讲述那三年的事情。那三年期间,奶奶的8个孩子被活活饿死。其中最大的一个女孩,已经10岁了,奶奶至今对她的容貌记忆犹新。

  奶奶说,我们那个山上原本树木茂密,风调雨顺,但很多小麦都被送到生产队,而生产队为了响应号召,还苏联债务,便将许多粮食上交上去,剩下的按照工分分配,到奶奶手里的口粮,已经是很少了,当时家里大人小孩加起来有十来个人,但口粮只按照奶奶一个人的工分计算,最开始还有爷爷的口粮,但因修引洮入黄(引洮河到黄河)的工程,爷爷被“抓壮丁”到渠上,一年也回不来一次家。

  当时家里太爷爷还在世,算是一个小地主,曾接待过长征过路的红军三天,到解放后太爷爷除了家产上交外,还私留了一点银元。可那三年期间,每次太爷爷拄着拐杖去县城,都要在裤腿里藏几个银元,想去市场上偷偷买点吃的东西,但屡次失败,最终太爷爷饿死在去县城的路上,人们发现时,他身上还藏着十几个银元没能花出去。

  最开始的时候,大家的日子还算好过,虽不能饱餐,但至少还没有人饿死。为了防止饿死人,很多家里人都将女儿嫁到陕西关中地区。但后来,生产队发下来的口粮越来越少,很多人便开始啃榆树皮,后来没有了榆树皮,便吃起了观音土。父亲曾这样说过,吃了观音土,不敢喝水,如果一旦喝了水,就会腹胀撑破肚皮。

  奶奶最大的女儿,就是因为长时间吃观音土,在家里又没有人照顾,便自己口渴喝水致腹胀去世。而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奶奶便将不多的口粮分给了家里的两个男孩,也就是大伯和父亲,每天含着眼泪看着自己的女儿,一个接一个离开人世。

  到了后面两年,情况更加糟糕,3岁的父亲和5岁的大伯,也只能自己出去讨食。奶奶自己已经饿得不能下炕了。父亲说,他便和大伯每天去小麦秆堆里,将已经被碾过无数遍被人捡过无数遍的小麦秆,继续翻看剥麦穗残骸,剥出一点小麦就生生吃下去,如果夏天刚刚碾过的小麦,还能剥出几把小麦带回家给奶奶吃。

  到了1961年,奶奶奄奄一息的时候,已经一年多没回家的爷爷,实在放不下家里,便从引洮入黄的渠上趁着夜色偷偷跑了回来。回到家时,爷爷看着只有一口气息的奶奶,和身边几个都站立不起来的孩子,面如死灰,欲哭无泪。

  也算是命运眷顾,就在爷爷当晚回来的路上,趁着月色看到荒野外有一匹马死在了路边,不知是疾病致死还是什么原因,爷爷也没管那么多,想把马背回家给家里人吃,但已经饿得皮包骨头的爷爷,试了好几次也未能背得动马,回家之后,拿起一把菜刀和背篓,想分割下来背回来。但爷爷回去分马的时候,已经看见有几个人拿着刀开始分马肉了,爷爷想跟他们一起分,但那几个人死活不让,因为对于那个饥荒年代的人,马肉比金元宝还珍贵。无奈之下,爷爷只好抡起菜刀跟那几个人火拼,最后的结果是爷爷身中数刀,但好歹抢回来了一条马腿。

  当爷爷拖着鲜血流淌的身子回到家,却发现马肉只能生吃。因为在那个时候,生产队会天天派人监控每家每户的烟囱,如果烟囱冒烟,定然是私藏粮食,轻则受到批判,重则可能判刑。于是,爷爷奶奶和父亲他们,只能生吃了爷爷带回来的马肉。

  为了以后的日子,当晚只吃了一点点,为了不被生产队的人发现家里有马肉,爷爷便将剩下的马腿藏在了炕里,那里堆放着一堆燃烧而尽的黑乎乎的柴火。此后,每天晚上奶奶便从炕里拿出剩下的马腿,用水洗了之后分给家里人吃。

  原本从渠上偷偷跑回来的爷爷,想着肯定有人会来家里抓他回去,但过了半个月之后,仍没有人来,爷爷也放心的出门去生产队干活挣工分。家里的孩子都饿死的差不多了,爷爷和奶奶一起干活,有两个人的工分,从生产队分下来的口粮也比往常多了些,便这样挺过了那三年。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