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商 > 华商

中国富豪租借冰岛农场40年

时间:2012-05-05 18:36:40  来源:华商彩信  作者:
分享到:
  

黄怒波一直坚持着

    5月3日消息,冰岛国有电台RUV周三报道称,北京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黄怒波已签署租借冰岛东北部一块土地的协议,租借面积为300平方公里农场的70%,租期为40年。预计整个项目需投资约200亿冰岛克朗(1.6亿美元),可能会创造400~600个就业岗位。  

  报道称,新协议将在周五提交给冰岛政府,预计冰岛政府将持有农场20%的股权,而所在地区的一些农民则不同意租借该土地。

  对此,腾讯财经第一时间致电北京中坤投资集团,相关人士表示,目前中坤集团内并未确认该消息,待确认后将会向媒体公布具体情况。

 

  近些年来,到各地公干、旅游,都有一个固定项目:拜谒当地儒门先贤之遗迹,故居、墓地、祠堂、书院等等。一般来说,凡是略有名气的儒者之此类遗迹,总会有所遗留,在南方,有不少还是近二十年来新建的。虽然有点

太新,政府也可能只是为了唱经济戏,但起码可能看到一点尊重历史、尊重文化之心意。然而,在家乡陕西,具体说在蓝田,我大失所望。

  自上中学起,就再未于清明节为先人扫墓。今年心有所动,乃临时决定回家扫墓,顺便拜谒故乡儒门先贤之遗迹。“关学”乃是关中文化之明珠,其创始人横渠先生张载之墓、祠在西府,但时间仓促,只能留憾。与横渠先生同为“关学”重镇之吕氏兄弟,当年居住、并埋葬于蓝田,或许还有一些遗迹。

  蓝田吕氏兄弟曾问学于宋代大儒河南程氏兄弟,据《宋元学案》记载:“张横渠倡道于关中,寂寥无有和者。先生于横渠为同年友,心悦而好之,遂执弟子礼。于是学者靡然知所趋向。”最为重要的是,“横渠之教,以礼为先。先生条为《乡约》,关中风俗为之一变。”此处所说者为吕大钧。吕氏也正因为乡约,而在中国文明史上占据重要位置。

  继战国之际后,唐五代发生了又一次社会的“平民化”过程:汉晋士族体制瓦解,平铺的社会丧失领导者,而陷入混乱之中。宋儒之全部努力就在于重建士君子群体,并以之在基层社会重建秩序。范仲淹所倡导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就是士君子形成的标志。这样的士君子致力于创建各种制度,组织基层民众:一方面,以朱子《家礼》为代表,儒家士君子构建以祠堂为中心的宗族制度,借助血缘关系组织基层民众;另一方面,儒家士君子也构建超乎血缘的地域性自治性制度,吕氏乡约、朱子社仓等就是这方面的重要制度创新。吕氏乡约乃是基层社会自治的一种制度安排,而关中之基层社会因此也组织起来。

  由此看来,吕氏兄弟乃是中国社会治理演进过程中至关重要的人物。他们的努力对于今日社会建设、文化建设,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启发意义。不过,事先从网络上查询,吕氏兄弟之墓已经被盗。但我想,总该留下一点点残迹吧?抱着这样的心情,在与老同学聚会之后兴冲冲地驱车前往。

  资料显示,吕氏兄弟居住的村庄是蓝田县三里镇五里头村,蛮大的一个村子。几次询问之后,方才得知确切位置在村北的原上。恰好有一农人在耕耘,即问:“吕氏大墓在哪儿?”他有点惊讶,愣了一会儿说,就在前面麦田中。墓被盗之后,考古队的人跟随而来,打开大墓,挖走所有文物。确有此事。新闻上曾经大肆宣传,所有文物都被放到城市的博物馆了。农人抬手一指,麦地里有凹坑的地方,就是原来大墓所在,“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农人的口气似乎有点遗憾。

  我有点不大相信,随其手指方向来到那块麦地。确实,这里与他处不同,有几个凹坑。大约因为墓穴很深,回填的土质较为松软,自然产生沉降。除了这凹坑,一无所有。关中春天的下午,无风,艳阳暖洋洋地高照,但我的心冰凉。小时候为先人们扫墓,总要在麦田中行走,阳光中青绿的味道令人欣喜。现在,这葱郁的味道很浓烈,但我只有悲怆。

  回来之后查阅资料得知,吕氏本还有家庙,就在原下村中。金代毁于战乱,明朝蓝田县政府为纪念吕氏四贤,拨专款在其废墟上建吕氏祠堂。清代文人牛兆廉曾在吕氏祠堂中办学,后改为五里头村小学。上世纪80年代中期,原房破败不堪,校方将其拆毁,今日惟余石条、柱础、碑座和残砖碎瓦,散落于杂草丛中。

  也就是说,二三十年间,吕氏兄弟曾在五里头村、曾在蓝田、曾在陕西、曾在中国存在的迹象,被村小学、被盗墓贼、被考古队、被村民们扫荡殆尽。蓝田县政府相关网站上大肆推介本县旅游资源,然几无一字提及吕氏兄弟,而他们本来应当是蓝田的骄傲,他们创造了蓝田文化之巅峰,并泽被华夏。

  关中文化之衰败,由此可见一斑。当然,在过去大半个世纪,全国各地的文化遗迹都曾遭受大面积毁坏。但至少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不少地方民众与政府开始意识到文化之重要性,致力于恢复地方文化传统,为本地乡贤建立纪念性设施,整理出版其著述。这是文化意识觉醒的标志。

  然而,也许由于秦汉唐定都于关中的缘故,整个陕西官、学两界沉浸在秦风唐韵中,而完全忽略本地的文化认同塑造。关学本来是陕西最重要的文化遗产,且其对关中社会的影响十分深远。然而,关学大师的纪念性设施遭到破坏,其著述也没有得到整理出版。与他省相比,斯文扫地之程度,触目惊心。恐怕正是这一点,导致今日包括西安在内的关中思想学术界丧失方向感而日趋败落。砍倒大树,你就没有阴凉了。

  家乡的斯文还有可能重建么?

  (秋风知名学者)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