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制 > 法制

女子为资助脑瘫女童贩毒 称打工根本帮不了她

时间:2012-06-27 08:45:24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孙思娅
分享到:
  

女子为资助脑瘫女童贩毒 称打工根本帮不了她

王云在市一中院受审,伤心落泪。 本报通讯员 李佳摄

昨天上午,一个特殊的女毒贩王云(化名)因涉嫌运输600克毒品在市一中院受审。说她特殊,是因为她在运毒的同时,又用赃款资助了一名农村脑瘫患儿。善与恶汇集在同一个女人身上,令她的人生充满矛盾。

□人物

重生母爱

一个出生在农村的脑瘫女孩,令王云重新找回了做母亲的感觉,她把对亲生女儿的感情,全部转移到这个同样不幸的小女孩身上。为了这个小女孩,王云也曾多次想过戒毒,找个工作好好生活,但是心瘾令她难以抗拒,最终她选择用贩毒的钱来资助女孩做手术,并供给自己吸毒。

她若活着也该这么大

2009年在一次陪老公回四川宣汉老家时,王云见到了一个3岁的脑瘫女孩,“她父母是我老公的同乡,我看到她觉得特别可怜”,王云说,当时她看到女孩趴在床上,完全不能自己行动,连翻身都要别人帮忙。顿时,王云心生怜爱,“我就像看到了自己死去的女儿一样,如果她还活着,也该长到这么大了”。

女儿一出生就戴上呼吸机

那个才存活3天的女婴是王云永远的痛。

“孩子出生前,一切检查都正常,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孩子刚刚出生便被诊断为心脏病、脑瘫”,王云说,孩子一出生就戴上了呼吸机,还进了保温箱,但是即便如此,孩子也仅仅在世上存活了3天,便永远地离开了她,而她则因为是以剖腹产的方式生产以及自身的身体因素而不能再次生育。丧女之痛对于王云来说是致命的,在医院住院的几天里,她不吃不喝,每每看到其他产妇生产,就好似一把尖刀插进她的心脏,令她痛不欲生,甚至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运毒若成功将给小女孩做手术

在认识小女孩后,王云便经常去看望她,每次去都会买很多衣物和食品,并带上一些现金。得知小女孩通过手术病情可能得到改善,甚至可以站起来,而小女孩的家庭却十分困难负担不起,王云决定资助小女孩,让她能够拥有一个崭新的生活,但是因为北京开销很大,又要租房、又要生活还要用于自己吸毒,家里并没有什么存款。

为此,王云曾想过重新出门工作,但是多年打牌、吸毒的生活,已经惯下了她好逸恶劳的个性,因此王云决定用贩毒的方式来赚钱,“这样来钱快,有三成多的利润”,王云说,一方面可以解决自己吸毒的毒资,另一方面也可以用于小女孩的治疗。王云说,截止到自己被抓,她已经资助了小女孩3万多元,这些钱大部分都是她出售毒品所得。王云说,这一次,她运输600多克毒品,是数量最多的一次,

因为价格便宜,她计算了一下,大约可以挣上10多万。“如果这次运毒成功,这钱我肯定要给小女孩做手术”。

坐火车运输9袋冰毒

昨天上午10点多,王云被法警带入法庭,这已是她第二次因涉毒而失去自由。此前的2011年1月4日,王云就因贩卖毒品,被海淀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这次她又因携带大量毒品进京而再次被警方抓获,检方指控她涉嫌运输毒品罪。

检方指控,2011年12月1日,北京西城警方接群众匿名举报,K118次列车上,有一名女毒贩携带大量冰毒进京。警方从该趟列车到达石家庄就盯上了这名女毒贩。12月2日早晨6时许,刚进西站检票口的王云就被警员抓获。民警当场从其随身携带的挎包内起获9袋冰毒共计616.39克。

资助一名脑瘫患儿

王云对检方的指控表示认可,但她总是低头不直面检察官和法官,回答提问也多次陷入停顿,思索良久才回答,声音微弱。

王云说,她在玩牌时认识了成都人“老陶”。2011年11月29日,老陶给她打电话说手里有500克冰毒价钱很合适。次日,王云便携带13万元现金坐飞机到达成都,从“老陶”处购买了9袋冰毒。

律师也对指控不持异议,但是拿出了一份四川省宣汉县柏树镇人民政府出具的《证明材料》,证明王云曾在其丈夫的老家出资3万多元资助一名脑瘫女童治病,因此说明她为人善良、主观恶性小。

举报34名涉毒人员立功

在首次庭审时,公诉机关出具了一份办案说明,称王云被抓获后,举报了34名吸、贩毒人员,并从上述人员身上缴获了毒品200余克,检方因此建议法庭可以考虑王云存在立功情节,并以此对她从轻处罚。

为了查清这些情节,法院于昨天再次开庭审理,并对这一部分再次对王云进行了具体的询问,市一中院昨天没有当庭宣判此案。

□对话·女毒贩

打工根本帮助不了那个孩子

记者:你一面做着贩毒这种罪恶的事,另一面又资助脑瘫患儿,矛盾吗?

王云:主要是因为她的遭遇太像我死去的女儿了,我看那个小孩特别可怜,必须要人抱着,自己坐不了,不能翻身,手和脚都是萎缩的样子,我想着我女儿长大也会是她这个样子。但是这个小女孩家有3个孩子,钱已经全花完了,根本没有钱养活她,更没钱做手术。

记者:看见患病女童,会心生怜悯;看见被你拖下水的毒友不会怜悯吗?

王云:当时吸毒的时候,没想到有这么严重的危害,周围的人也没有因为毒品而倾家荡产的,现在我就是感觉毒品对身体的危害挺大的,现在我的记忆力有些下降,肾脏也不太好。我当时吸食的时候,就是感觉很兴奋,心烦的事情就会忘记了,劲儿过了以后就觉得挺清醒的,不吸就总感觉犯困,实际上我身体依赖并不是太强,还是心瘾比较大。至于贩毒,还是因为金钱的诱惑力比较大吧,利润可以达到35%左右。

记者:现在你因为贩毒失去自由,你觉得值得吗?

王云:单从我个人说非常不值得,但是要从那个小女孩的角度来说,我也觉得有价值。因为打工根本帮助不了这个孩子,她至少需要二三十万。

记者:你检举了30多人是为了减轻自己的刑罚吗?

王云:我既想让自己能脱离这个圈子,也想让他们能脱离毒品。

记者:你觉得你和这些被检举的人是一样的吗?

王云:我和他们不一样,抚养残疾儿童这个事情不说,就说平时,我从来不会去引诱别人去吸食毒品。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