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制 > 法制

合肥警方破获一起非法鉴定胎儿性别非法引产案

时间:2012-05-22 17:17:04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
分享到:
  

  业务员牵线搭桥,非法鉴定胎儿性别,若女孩,则进行非法终止妊娠手术,这已成为一条黑色产业链。日前,我市警方破获了一起非法鉴定胎儿性别、非法实施终止妊娠手术(简称“两非”)的案件,抓获25名犯罪嫌疑人,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万元。据了解,这起案件是近年来我省最大的“两非”案件,涉案人员最多、案情最为复杂。

  孕妇的无奈选择

  家住舒城的刘飞(化名)已是一个11岁女孩的母亲,因女儿身体不好,她申请到了二胎指标。2011年10月份,怀孕4个多月时,刘飞夫妇四处托人做了B超鉴定胎儿性别,得知是个女孩后,他们来到合肥,花了5000元找了一家黑诊所进行终止妊娠手术。回家后,两人对周围人谎称“不小心,自然流产”。

  俗话说,“孩子是母亲身上的一块肉”,准父母和亲朋好友所要关注的不应该是宝宝的性别,则是宝宝的健康,而这些孕妇怎忍心让自己未出世的胎儿胎死腹中,难道他们都是铁石心肠吗?记者调查了解到,做引产手术中的孕妇很多都是迫于各方原因,种种压力,她们面对的是只有一个选项的单选题。

  去年的一天,因二胎怀的又是女婴,毫无选择余地的王艳(化名)迈着沉重的脚步走进了一间引产手术室,当她躺到手术台的一刹那,泪水早已流至下额,她紧闭的双眼久久不愿睁开,双手紧紧抓住手术台的两角,嘴唇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牙印。今年29岁的王艳(化名),从池州嫁到合肥,于2006年产下一女,因符合二胎生育条件,王艳去年再次怀孕。王艳的公公婆婆一心想抱上孙子,之前便把话挑明,此胎务必是男丁,若是女儿,坚决不要。王艳怀孕4个月时,婆婆想方设法联系到了我市某民营医院的一名业务员,经这名业务员介绍,婆婆带王艳做了胎儿性别鉴定,结果,女。在公婆毫无商量余地的压力下,王艳不得不做了引产手术。

  摧毁地下产业链

  非法鉴定胎儿性别、非法实施终止妊娠手术的现象引起了公安部门和计生部门的注意。

  2011年11月17日晚,蜀山区和肥东县计生部门工作人员对蜀山区肥西路稻香村街道朝阳小区7栋某室内进行突击检查,发现有人非法为孕妇进行引产手术。计生部门发现案情重大,遂将该案移交蜀山公安分局责任区刑警二队。

  接警后,民警当即赶赴事发地点,发现该住处是一个普通的三室一厅住宅,医疗器械、药品、卫生纸等物品随意摆放在房间各个角落,整个房屋凌乱不堪,充斥着一股难闻刺鼻的怪味。经突审,犯罪嫌疑人刘某某和吴某某承认了为孕妇做引产手术的犯罪事实。

  警方经过侦查后发现在我市可能存在一个非法鉴定胎儿性别、非法实施终止妊娠手术的地下产业链,于是立即抽调精干力量成立专案组,全力侦破此案。很快,非法鉴定胎儿性别的犯罪嫌疑人张某某和王某某进入警方视线,11月19日下午,民警迅速出击,分别在火车站广场和黄山路上将张、王两人抓获归案。

  刘某某等人的黑窝点都非常隐蔽,外人很难知道他们的地点,但他们的“业务”却非常大,这令民警颇感疑惑。经过进一步调查,警方发现,除了他们到处散发名片外,一些民营医院的业务员和小诊所、黑诊所的人员不断地为他们拉业务。后专案组循线追踪,陆续抓获17名“拉业务”的犯罪嫌疑人。

  “‘两非’现象隐蔽性强,当事双方‘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案件排查难、取证难、查处难。”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他们在核实案件时,积极与各级计生部门进行协作、加强联系。通过各级计生部门工作人员的配合,及时查找具体涉案引产的孕妇,固定证据。办案民警多次前往河南、山东、河北及省内肥东、肥西、长丰、舒城、泗县等地,进行挨家挨户的走访取证并抓捕涉案在逃的犯罪嫌疑人。

  据了解,这起案件是近年来我省最大的“两非”案件,涉案人员最多、案情最为复杂的一起“两非”案件,涉及孕产妇女数百人,遍及安徽省数十个市、县以及江苏、河南等省市,涉案时间长达三年之久。

  哪些孕妇在鉴定胎儿性别

  非法鉴定胎儿性别、非法实施终止妊娠手术市场的异常猖獗也隐晦地折射出对部分人群对此有着很强烈的需求。到底是哪些孕妇在鉴定胎儿性别呢?随着案件的侦破,问题逐渐有了答案。

  家住含山县某乡村的张丽(化名)同王艳的境况颇为相似,她有一个4岁的女儿,去年,张丽再次怀孕。她告诉民警,在她们那里,没有男孩的家庭会被人歧视,没有生育儿子,在一些人眼中意味着“绝后”,男丁多的家族,被认为“旺族”,“讲话都更大声”,生育男孩被视为继承香火、传宗接代的唯一办法,也是“长面子”的事。因此,当她发现自己怀的是女婴后,担心村庄人的白眼,害怕家族人的奚落,受不了压力的她违心选择了引产。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非法鉴定胎儿性别的大多是重男轻女观念较重的家庭,很多孕妇头胎是个女儿,二胎想要个儿子,怀二胎的时候就会去做B超,如果胎儿不是男孩,就选择将孩子引产等。说白了,就是一定要生个儿子。

  据悉,这起非法进行节育手术案件中,共有24名胎儿在手术中被引产,其中23个是女婴。

  部分群众重男轻女、养儿防老、传宗接代、宗族意识等等的传统观念或封建思想意识仍然存在,那些深层次的文化理念还一直在根深蒂固地影响着很多老百姓的生育行为。这也是“两非”市场存在的颇为重要的原因。

  可怕的业务获利颇丰

  “严禁非医学需要鉴定胎儿性别。”所有医院B超室门前显目位置都会有这条标语。“两非”行为是导致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的直接原因,是我国法律明令禁止的违法行为。我国对“两非”一直保持高压态势,涉案的非法行医机构将被取缔,涉案人员最高将追究刑事责任。严格管理下,通过正规医疗机构来检查胎儿性别已无可能。这时,便产生了一个非法鉴定胎儿性别、非法实施终止妊娠手术的地下市场,形成了一个环环相扣的地下产业链。

  此案,孕妇先由一些民营医院业务员或小诊所、黑诊所介绍,再由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张某某携带便携式B超机在汽车上、私人诊所以及旅馆内大肆为孕妇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鉴定为女孩后,最后由刘某某等人进行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手术。

  这些犯罪嫌疑人落网后的供述令民警颇感吃惊。为别人鉴定胎儿性别、实施引产手术的人员大都只有小学或初中文化程度,他们没有学过医,更没有行医资格证,即使这样,还是有许多民营医院的业务员和黑诊所、小诊所的人员给他们介绍业务。这其中,是巨大的利益使他们走到了一起。每一例成功引产手术后收取费用3000元至5000元,介绍人从中获得1500至2000元的介绍费,做胎儿性别鉴定的嫌疑人收取300至600元的B超检查费,其余由做引产手术嫌疑人收取,非法进行节育复通手术收费高达万元以上。

  据了解,此案中,涉嫌“拉业务”的民营医院的业务员基本工资只有几百元,收入主要靠联系业务拿提成。但正常业务收入毕竟有限,此时,他们便打着医院业务员的招牌,来做与之工作不沾边的非法勾当,以获取不义之财。夏鼎

  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擅自为他人进行节育复通手术、假节育手术、终止妊娠手术或者摘取宫内节育器,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造成就诊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