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质量品牌 > 质量品牌

疯狂的联保:淄博兰雁负债25亿“拉倒”众多企业

时间:2013-07-31 09:04:26  来源:酸甜苦辣网  作者:
分享到:
  

 

原标题:山东淄博兰雁集团负债25亿 联保断链多企业倒下

淄博联保断链

兰雁集团负债25亿 众多企业同陷深渊

本报记者 李继远 淄博报道

2012年初,淄博嘉周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嘉周化工”)董事长卢峰从当地人们的视线中消失。

卢峰跑路,警方随即介入调查。让人震惊的是,注册资金仅有3273.33万元的嘉周化工,负债却高达十亿元,其中仅银行贷款就有3亿元之巨。齐商银行一位内部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证实,3亿元银行贷款中,齐商银行提供的贷款额度在1亿元左右。

而卢峰的消失,在知悉内情的当地政府官员看来,无异于点燃了连接着“炸药”的引线。

随着嘉周化工的破产倒闭,将同绑在联保链条上的淄博众多企业拖向深渊。最新消息,当地知名企业兰雁集团目前负债高达25亿元,处于高管被查、经营亏损、资不抵债、无力清偿到期债务的险境。更令人不安的是,兰雁集团已与当地很多企业有着联保关系,它的破产,可能形成更大的多米诺冲击波,引发当地经济生态的连环危机。

兰雁“倒下”

嘉周化工资金链断裂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已迅速传导至周村区其他企业。

“公司一个牛姓副总已经被逮捕。”6月25日,兰雁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自2012年2月份嘉周化工资金链断裂后,兰雁集团资金也随即陷入困境,为了及时偿还银行贷款,公司开始倒卖进口棉配额,以缓解资金难题。“去年一年就卖了3万吨左右的进口配额。”该人士告诉记者。

倒卖进口棉配额获得的资金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公司资金紧张的局面,但由于倒卖进口棉配额属于违法行为,相关涉事领导已经被逮捕,兰雁集团董事长盛文中也曾一度协助调查。“早就回来了,现在心脏不太好,在住院治疗。”兰雁集团工会主席武钢告诉记者。

公开资料显示,淄博兰雁集团是集纺纱、织布、染整、服装为一体的国内最大牛仔产品生产企业,世界牛仔布行业十强,全国500家最大纺织企业之一,年产牛仔布6000万米,为淄博市知名企业。

如今,这个知名企业却处在了破产的边缘。

据悉,除了在淄博周村拥有厂房外,兰雁集团曾意图谋求到越南和柬埔寨发展,以削减成本、提高利润。

“以前张店工业园全部迁到越南去了。”上述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机器以及厂房在2011年都已经建设完毕,原本打算2012年正式开工,但嘉周化工的破产倒闭将原定计划打乱了,“至今还没正式开工,兰雁也没有钱继续投入,外派员工都已经回国了。”

记者获得的内部文件显示,2012年1-10月份,兰雁集团亏损9200多万元。而彼时,兰雁集团账面总资产17.46亿元,而银行负债已经高达20亿元。

为缓解资金的压力,自2006年起,兰雁集团就已经开始内部集资。“公司给的年利率是12%,而当时银行利率仅为4%左右,公司约定每年5月1日返还利息。”上述内部人士称,由于利率高,提取利息正常,工厂四五千名工人中有两三千人参与到了集资中,“有的是自家的积蓄,有的是跟亲戚朋友借的钱,从几万到上百万元不等。”

但嘉周化工出事之后,工人们发现,公司已经无法正常返还利息。“拖欠本息约有1.4个亿。”上述内部人士表示,在工人的强烈要求下,兰雁集团已经陆续返还约20%,不过,未来仍需支付六七千万元的集资款。

 

疯狂的联保链

“如果不是博泵科技出事,兰雁集团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6月26日,一位当地政府官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铁索连舟,如履平地”的互保、联保制度竟然因为一家规模并不大的企业引发如此大的波澜,这让淄博市政府始料未及。

本报记者连日来调查发现,引爆兰雁危机的导火索正是当地与其有着联保关系的两家企业嘉周化工、博泵科技先后破产。据悉,兰雁集团为嘉周化工担保额度为1.4亿元。2012年4月份,深受嘉周化工资金链断裂之苦的齐商银行向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破产清算申请,申请当即被受理。

“当时集团的银行账户就被封掉了。”兰雁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证实。嘉周化工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这意味着兰雁将不得不向银行支付其担保的1.4亿元的资金。

“受国际国内市场疲软、棉花价格倒挂、人民币持续升值等大环境影响,兰雁集团近几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上述内部人士称,兰雁集团根本无力支付这笔资金。

“嘉周化工事件严重影响了我公司在各家银行的信用,致使我公司到期贷款还完后再贷难度加大,给企业资金运转造成前所未有的困难。”兰雁集团在安抚职工情绪的一份宣讲提纲内写道。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信用环境的恶化,已经不可避免地传导开来。2012年9月,位于淄博市博山区的博泵科技有限公司资金链宣告断裂。

坊间传言,博泵科技负有银行贷款4亿多元,并有9000多万元高利贷,到期债务无法偿还导致资金链断裂。

值得注意的是,兰雁集团正是博泵科技的互保企业。其中,兰雁集团为博泵科技担保1.94亿元,博泵科技为兰雁集团单独担保3.17亿元,其余1.04亿元为博泵科技与其他企业共同担保。

博泵科技的资金链断裂以及高达6亿元的相互担保让此前保证“不抽贷”的多家银行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兰雁集团也再次被推到了悬崖边上。

据了解,2012年11月份,博泵科技为兰雁集团在工商银行(4.02,0.21,5.51%)担保的1.11亿元需要到期支付,而工商银行已经明确表态,博泵科技担保无效。而在11月份之内需要兰雁偿还的贷款还有另外的2.3亿元。

为保证资金安全,保证“不抽贷”的各家银行迅速采取行动。“公司账户再次被查封,公司仓库被各家银行贴上了封条。”上述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2012年4-11月份,淄博市外银行以及市内银行开始抽贷,这期间共减少贷款2.51亿元。其中市外股份制银行1亿元、市内交通银行7500万元、中国银行2500万元、农业银行1800万元、工商银行1300万元、农发行1000万元、浦发银行1000万元。

而更可怕的是,兰雁集团还与张店钢铁总厂、凤阳集团等当地龙头企业普遍存在互保、联保关系。

发行日为2010年3月29日,兑付日为2015年3月30日的山东钢铁(1.59,-0.04,-2.45%)集团有限公司2010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显示,张店钢铁总厂(山东钢铁全资子公司)对兰雁集团的对外担保额高达4亿元。

而依靠“凤阳床垫”名扬全国的凤阳集团同样为兰雁提供有巨额担保。凤阳集团2012年半年报显示,2011年12月,其为兰雁集团提供保证担保2.13亿元,担保期为1年。除此之外,凤阳集团还为淄博大亚金属集团担保4600万元,为淄博宏达矿业(7.31,-0.02,-0.27%)担保6980万元。

可以预见的是,一旦兰雁集团倒下,那么对于周村区乃至淄博市而言,环环相扣的互保、联保关系无疑会将当地多数企业卷入其中。

因此,兰雁集团成为最后一道防线。

政府救援

相对于兰雁接近20亿元的银行负债,2012年周村区财政收入也才13.06亿元。据了解,今年5月30日,来自淄博市政府的工作组已经进入兰雁集团。

破解兰雁危局成了淄博市政府的首要任务。据了解,目前,兰雁集团已经将纺纱、织染、服装事业部,分别注册成立淄博澳宏纺织有限公司、淄博鹏丰纺织有限公司、淄博瑞康纺织有限公司3家独立法人公司,按比例承担债务,同时,三家公司互相担保,重建担保体系。“实现生产自救,走出经营困境。”

在重组解困方案中,兰雁集团还提道,淄博市政府追加周村区300亩建设用地指标,因此形成的收益3个公司按负债比例享受政策;新成立的企业5年内上缴利税的市区两级财政留成,请求尽数返还企业,用于职工债务偿还及职工安置;对女职工45岁、男职工55岁实行提前退休政策,对自谋职业的给予一定的失业金补偿。

“肯定要先偿还职工集资款,维护职工稳定。”6月28日,武钢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