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质量品牌 > 质量品牌

从“河东狮吼”趣谈恶妇的代称

时间:2011-12-27 06:02:09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作者:姚老庚
分享到:
  

  河东狮吼、妒花女、醋坛子、长舌妇、母夜叉、母老虎等均为旧时恶妇的代称。“河东狮吼 ”典故来自于苏东坡的一首《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的长诗,其中有:“东坡先生无一钱……只有双鬓无由,玄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其落手心茫然。”很多人只知成语“河东狮吼”出处,甚至是没有人知道这个典故出自新洲。故事出自北宋时期的龙丘,即今湖北、武汉市新洲区三店街。北宋的时候,有一太常少卿、工部尚书陈希亮,亮有一儿子叫陈慥,字季常。此人狂放不羁,傲视世间,视荣华富贵为粪土,尽管是官宦之后,不坐车,不戴官帽,和我们今天爱摆架子,趾高气昂爱摆谱的人不一样。隐居龙丘。当地人不知道他的来历,就叫他“方山子”。

  元丰三年(1080年),苏东坡因“乌台诗案”被贬到黄州任团练副使,不期遇上陈慥,两人成为好友。陈季常喜与苏东坡谈论佛事,自号“龙丘居士”。其妻柳氏性情暴躁好妒,每当陈季常宴客,并有歌女陪酒时,柳氏就用木棍敲打墙壁,指桑骂槐把客人骂走。河东是柳姓的郡望,杜甫有“河东女儿身姓柳”的诗句,这里是暗示陈妻姓柳凶妒。佛教经典称“狮子吼则百兽伏”,所以佛家用“狮子吼”来比喻佛祖讲经声震寰宇的威严。这里用来表现柳氏的凶悍。后来人们便用“河东狮吼”指代妒妻悍妇,用“季常之惧”代称“惧内”。“狮子吼”一语来源于佛教,意指“如来正声”,比喻威严。后来这个故事被宋代的洪迈写进《容斋三笔》中,广为流传。河东狮吼的典故从此确立,至今仍然是凶悍妻子的形容词。又因为季常(电影中就是以这个名字出现的),后来人们就把怕老婆的人称为“季常癖”。

  妒花女 《太平御览》卷九六七引南朝宋虞通之《妒记》:“武阳女嫁阮宣,武妒忌。家有一株桃树,华叶灼耀,宣叹美之,即便大怒,使婢取刀斫树,摧折其华。”这位满腹醋味的女子是个名叫阮宣武的人的妻子。一年春天,阮宣武观赏院中桃花,兴之所至,赞了声“美哉”!便惹起了她对这桃花的嫉妒,愤恨之下,竟命人将那棵桃树立刻砍掉了。竞然闹到见花就踩,闻香说臭的地步,后因称妒心极盛的妇女称为“妒花女”亦作“妬花女”。明 •高启 《惜花叹》诗:“懊恼园中妬花女,画幡不禁狂风雨”为证 。

  醋娘子、醋坛子、醋罐子。在《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中已有关于“醋气时闻,每念糟糠之妇;荒淫不择,岂思枕席之姬”的语句。文中的“醋气”原指食醋的气味;“糟糠”原喻粗劣的食物,后因东汉时宋弘说过“糟糠之妻不下堂”的话,人们就以糟糠作为妻子的代称;“枕席”本为卧具,可以借指为睡眠。通观全句的内容,食醋与嫉妒两者之间的关系跃然纸上。而这篇名赋的作者是唐代诗人白居易之弟白行简,因此可以认定“吃醋”与“嫉妒”的“联姻”应该追溯到唐代张鷟《朝野佥载》卷三载:“初,兵部尚书任瑰敕赐宫女二人,皆国色。妻妒,烂二女头发秃尽。太宗闻之,令上宫赍金壶瓶酒赐之,云:‘饮之立死。瑰三品,合置姬媵。尔后不妒,不须饮;若妒,即饮之。’柳氏拜敕讫,曰:‘妾与瑰结发夫妻,俱出微贱,更相辅翼,遂致荣官。瑰今多内嬖,诚不如死。’饮尽而卧,然实非鸩也,至夜半睡醒。帝谓瑰曰:‘其性如此,朕亦当畏之。’因诏二女令别宅安置。”这里并未说明任妻所饮为何物。而唐代的刘餗在《隋唐嘉话》一书中则记载了类似故事:唐朝初年房玄龄因辅佐有功,唐太宗几次想把美女赏赐给他,但都被婉言拒绝了。后来听说房家有妒妻,皇后又亲自出马给房妻卢氏做工作,也没成功。李世民生气了,说如果他坚持错误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卢氏仍不屈服并表示宁愿因妒而死。唐太宗叫人打了一壶酒,说:“要是这样,就饮此毒酒!”卢氏拿起来一饮而尽。其实那壶酒并没有下毒药。后来李世民说:“朕尚怕见她,何况房玄龄乎!”但在后来的传说中,任瑰被换成了更为有名的宰相房玄龄,并指出所饮之物为“醋”。 比喻在男女关系上嫉妒心很强的人,也可说作“醋罐子”,吃醋由此而传开。而醋娘子、醋坛子、醋罐子等也就成为善妒妇女的代称。

  “长舌妇” 见《诗•大雅•瞻卬》第三章云:“懿厥哲妇,为枭为鸱。妇有长舌,维厉之阶。 乱匪降自天,生自妇人。匪教匪诲,时维妇寺 。”大意是说,那个深谋远虑的女子,容易给国家带来祸害。妇人长舌多言,搬弄是非,是祸乱发生的根源。祸乱并非由天而降,而是出于妇人的多事操弄。这种女子和宦官一样,不可言教。《毛诗序》云:“瞻卬,凡伯刺幽王大坏也。或以为刺幽王宠褒姒以致乱之诗。”后世遂用“长舌妇”来代指那些爱多嘴多舌、搬弄是非的妇女。东家长、西家短,尤其喜欢拿男女关系说事的人,我们统称为“长舌妇”也就是说,长舌妇不只限于女人,我们在生活中对很多的男人也是这么称呼的。爱扯闲话、搬弄是非的人。在背后对别人说三道四的人,一点小事就当大事宣传。从字面上理解“长舌妇”说的是令人们极为反感的女人,但在实际生活中,是男女不限的。作为一个长舌妇或是长舌男,都是惹人憎恶的。他们到处挑拨是非,就像苍蝇传播病菌,或许本身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贪图嘴上之快,却危害甚大,人人欲得而诛之。

  母夜叉“夜叉”是梵语yaksa的译音。本指佛经中一种形象丑陋、勇悍凶恶且能食人的鬼,后经佛之教化而成为护法神,列为天龙八部之一。本是佛教中的物事,往来盘旋于大铁围山的无间地狱中,铁翼铜齿、口牙如剑、目似电光,以面目狰狞而传于人间,历经劫难只与地府幽冥深处最阴森的地狱相伴。如此下去,愿意去亲近它的人必定是屈指难数。说母夜叉,形容悍妇蛮女的,过去人说一个女人太强横了,太霸道了,太泼了,混不吝,不一定指丑陋的。《水浒传》里的母夜叉就是孙二娘只算很凶吧。明代杭州人陆人龙《型世言》第九回描绘了“夜叉”的形象:“只听得林子背后风起,跳出一个夜叉来,但见:两角孤峰独耸,双睛明镜高悬。朱砂鬓发火光般。四体犹如蓝靛。臂比钢钩更利,牙如快刀犹锬。吼声雷动小春天。行动一如飞电。”此词借入汉语后,常被用来喻指丑恶凶狠的人。“夜叉”前加一母字,指出其性别。《水浒传》中孙二娘的绰号啊“母夜叉”,是因为她生得一副凶相,又生剥活人,卖人肉包子。《水浒传》中此词中的褒义大过贬义,后世使用时贬义较为明显。

  母大虫、母老虎 母老虎。常用作凶悍妇女的绰号。《水浒传》第四九回“他是我姑娘的女儿,叫做 母大虫 顾大嫂”。明 沉德符《野获编•叛贼•妇人行劫》:“畿南 霸州 文安 之间,忽有一健妇剽掠,浑名 母大虫 。”《白雪遗音•玉蜻蜓•追诉》:“母大虫三字广传扬,大官绅宦多惧怕,何况我小小一庵堂。”《ZDIC.NET 汉 典 網》大虫,古人称老虎为大虫。老虎为兽中之王,凶猛强悍。《水浒传》中有“母大虫”顾大嫂,生得“眉粗眼大,胖面肥腰”,有一身真本事,“三二十人近她不得”,就连她的丈夫、号称“使得几路好鞭枪”的小尉迟孙新,“也输与她”。她性格刚列脾气暴躁,“有时怒起,提井栏便打老公头;忽地心焦,拿石礁敲翻庄客腿”。是一个十足的泼辣悍妇。但《水浒传》中这个词的贬义并不明显,反而褒义比较强烈。后来由此发展而成的“母老虎”就成了纯粹的贬义词了。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